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78-180)【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字数:140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78,某黄窝案2,『好人』祸害国家;『坏人』承担了拯救国家的重任
「你说吧。」领导对部队的人说。

「现在她在搞国防工程的外延项目,」工程上的人说,「到了那个时候,敌 军无论在哪里出现我们当时便可以发现。这是我们国家的新的长城。」

「你不能再跟他说这种事情了。」小狱警不懂事,还在那管这管那的。
「你要是再这样,老子出去把你撤了!你信不信?」领导嗔着小狱警话多了。 好不容易有个人拿他当回事了,「她当年做完了无人机项目以后便离开了。都好 吧?」

「都好都好,,」工程上的人说,「现在的西海情况你知道吗?」

「我知道。你说吧。我每天能看新闻联播。」领导苦笑了一下说。

「西海需要她。」

「你让我……?,,」

专案组的会科室里,双方仍在交谈。这关系到了共和国的一个重要人才今后 的命运。

「两件事。一是找到她当年立功的证明;第二可能有点难,,」国防工程的 人接着对交警领导说。

「你们不怕我是犯罪嫌疑人?」领导揶揄说。

「不怕,不怕。」工程的人说。

「那你说,,」领导说着得意的看了小狱警一眼,意思是说『别拿豆包不当 干粮——老子里外都是粮食!』然后焦急的等待着对方的要求。他表面上看对琼 薇的案子无动于衷。但内心如火。

「(我们)想让你承认当年是你强奸了她,彻底清洗她身上的罪名,这样也 许她还有救。我们的西海工程还有希望。」工程上的人终于说出了最难开口的事 情。这件事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哦,,」领导沉吟了很久。他是个聪明人,一听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 知道琼薇有难了,国家有难了。也许真的只有他能救琼薇。「你跟他们不是一伙 的吧?」领导指着狱警对专案组的人说。

「不是不是!!我刚到。我们也是初次见面,,」工程来的人说。

「我们不认识他。」那个狱警知道这是关系到了国家的命运,急忙让路。他 们这样无非是证明了自己是『坏人』,但也在所不惜。

「你是她的单位的?」领导问工程上的人。这里的『她』指的正是琼薇。
「是**国防工程的。」来人说了一个三位数字的代号。这三个数字在这一带 有着非常大的分量。老百姓虽然不懂里面的道道,但是都知道他是保卫国家的。 中国的老百姓小的地方尽打小算盘,大的地方却很懂大道理。和另一个叫『小日 本』的国家正好相反。哪个国家的人小的地方算计精准,大是大非上却无视正义, 反动成性。把战争当做手段,把杀人当做儿戏。

「她这么重要,专案组的又不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要求他们放人?」
「说了很多次了。现在的形势你也知道。不到山穷水尽我们也不会来这里麻 烦您,,」来人非常谦卑了。当时他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

这件事情的逻辑是这样的,现在说琼薇和大首长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到 底是性贿赂还是强奸,谁也说不清。但是琼薇是自己到北京送货上门的,这件事 无法回避。

于是工程上希望给人一种印象,琼薇在交警部门被强奸以后,她知道了无法 拒绝上级的这种生理需求。所以以后才没有反抗大首长提出的性的要求,反而采 取了配合的态度。提前一步开锁。

这样她自己去北京主动『献身』便解释得出来了。她仍然是受害者,而不是 贪腐分子。不反抗并不能表明妇女不是被强奸,这样的例子在以往的刑事案子里 比比皆是。能这么做的关键在于交通队对那次强奸的认可。因为翻案需要由头。
这时有一种新技术,可以在发生案情的房间的一些特殊物品上发现当时的音 频(也就是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成为录音机)。可惜琼薇当斯并没有呼救。一切其 他手段都失效后只能求助于交通局了。

不过这样做必然损害另一方的利益。黄某平像现在这样扛下去,专案组找不 到证据,也许最终会放了领导。如果他交代了,形势会大变,他会受到严肃的处 理。窝案里的其他人都会受到牵连。

没有人会同意这么荒唐的事情。

工程的人不说话,只是紧张的看着领导,好像一旦把他漏出了视线,他便会 马上失踪一样。

「你们想让我来证明她的清白?」领导终于说话了,「可是你们知道这对于 我意味着什么吗?」

「,,」工程上的人点了点头,不敢说话。「……?你……?应该知道她对 于国家的价值……」

「我比你知道的清楚!」

「还有什么说的吗?」看守看到双方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准备结束这次 会见。「你们可以走了。」他对来访者说。

「慢!」正在这时,领导说话了。

「慢,小,,」领导想说『小同志』,一想自己马上便没有资格了,他对一 个狱警说,「拿纸和笔来,我要写交代材料。」他在成为废人之前,再一次发挥 了自己巨大的能量。拯救了琼薇,也拯救了他自己。

中国人对犯错误的人总是觉得,一个人一旦有了某种错误,这个人便再无一 点好处了。这就叫做『一无是处』;恨不得把他一棍子打死。其实并不应该这样 的。人都是两面的,有坏的一面;更有好的一面。只是各自的百分比不同而已。
反腐的更大的功能,或说是最终目的不是抓出多少腐败分子,而是震慑公职 人员不要去当腐败分子。告诉他们,不要滥用你们手中的权利。政府对腐败绝不 留情。你跑不掉的,这样下去你们会很惨。

不过这次还是有点意外,『好人』祸害国家;『坏人』承担了拯救国家的重 任。

「您知道怎么写吗?」工程上的人急忙插话。

「我比你知道。」领导气哼哼的打断了来人的话。说话还是那么不客气。
「我,,我去你们单位了。他们都很想你。说你留给他们的那块地又升值了。」 当领导写认罪书的时候,工程上的人不知对谁在说。他说的那些,不是当事人根 本不可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领导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苦笑。

「不管这件事最终怎么样,以后我们会经常看望你的家属的。就像看我们单 位职工的家属一样。」工程上的人又说。

领导审慎的看了来人一眼,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拿上这个。你可以 走了。」领导把刚写好的材料交给了来人。

「给我。」狱警把那张纸抢了过去。

「你起码要给我个复印件!」工程的人说。

「这个我做不了主。他可以带走了。」小狱警说。

来了两个看守把领导带回牢房。

「她对我们非常重要!」工程的人非常不放心。

「它对我们也非常重要!」

「我跟你一起走。」工程的人好像丢了命根子一样。

「我这辈子可能出不去了。告诉她,保卫好咱们的国家。」领导在被押走出 门之前,回头对国防工程的人说。

没有人听他说什么了。那两个人争争吵吵的离开了。

领导写了『交代材料』后很快又被提审了。但是他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这 是『异地受审』的原则。不然领导在这里的公检法已经浸淫的多年,他的人缘又 好。谁都会给他面子的。

「这是你写的吧?」检查人员向领导出示了他写的那份交代材料。

「是。」

「里面的东西都属实吧?」

「属实。」

「琼浆、琼薇两位女干警都是你糟蹋的吧?」

「……,,!!,,是。」

「给她们的钱是你从你们的小金库里拿出来的吧?」

「是。」

「拿了多少?」

「三万。」

「小金库的钱还干什么了?」

「吃吃喝喝。」

「吃了多少次?每次花了多少?」

「十几次吧。每次千八百不准。」

领导这么回答是有技巧的。好像交警抓到酒驾的,问,「你喝了多少?」
「一瓶啤酒。」他就是喝了三瓶二锅头也说是『一瓶啤的。』试图用以降低 自己的罪过。

中国试图用这种方法逃避责任的人太多了。几乎人人都是。没有欧洲人那种 认错,悔过,然后改正的过程。中国人都是试图首先降低自己的错误,例如,强 奸案后说,是她先勾引我的;小偷总是强调『我没有其他生活来源啊。』总之大 义凛然的承认错误接受惩罚的人很少。

但是喝酒有检测的手段,查小金库没有。

「好吧。你把强奸她们两个的过程说一下。」

「忘了。

「你有没有让她们为别人提供过性服务?」

「没有。」

「你再想想,,」

「绝对没有。」领导绝对不能出卖其他人。只要他咬紧牙关,他一定会得到 帮助;反之如果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别人便不会管他,不齿于他,甚至会杀人灭 口。

「好吧。到这里吧。」

————————————————————

一个* 国高官在东点军校讲话说,「你们见过世界上有哪项重大发明是中国 人做出来的吗?没有!」何叔便是为了这句话也要争一口气的那类人。

他创办了『爱疯』系列的手机。在国内的市场很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还 会继续成功下去。他总是以计算机的发展为例,警告自己。

最早的计算机有IBM,王安计算机什么的,那时候中国造不了计算机。后 来有了286,然后开始升级,386,486,到了486,中国人以为还会 再升,也想参加游戏,用自己掌握的技术开发586;但是人家换了规则了,改 玩『奔腾』了。奔腾1,2,3之后中国人终于挤进来了,开始做奔腾4,于是 整个行业人家都不要了。行业都垮了,没有大规模的生产和使用了。改玩笔记本 了。等到中国企业垄断了笔记本电脑的时候,人家又改玩手机了。中国人只得在 新的领域继续追赶。

打火机一出现,火柴消失了;计算器一出现,算盘消失了;CD一出现,磁 带消失了;手机一出现,BB机消失了;数码相机一出现,胶卷就没市场了;智 能手机4G一出现,回家不上电脑了;微信一出现,短信没人发了!不知是谁夺 走了谁的市场?谁又被谁给淘汰了?这是在《留园网》上一个叫『琼楼玉语』的 版主说的。《留园》是国际上一个非常活跃的华语论坛,在旅居国外的中国人中 很有影响力。

何叔正是在这个时候加入到这个游戏的。

在何叔那个年代,微电子技术取得重大突破的支撑下,信息技术突飞猛进发 展。当时每个芯片上包含上亿个元件,构成了「单片上的系统」,打破了整机与 元器件的界限,极大地提高了信息设备的效能,并促使电子设备的发展。
手机也是这样。一开始是蜂窝电话,俗称『大哥大』,当时的作用就是通讯。 后来呢,以前的照相机,电话,摄像机,地图,导航,录音机,手表,秒表,计 算器,手电筒,健康监护,游戏机,教学,字典,健康监控,家庭管理,,以及 很多,很多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功能全都出现在这一个小东西上了。一个智能手机 相当于一套多功能的计算机,外加多种计算机也办不到的常用功能。手机通讯只 是其中一种,它还可以进行视频通话,这不是手机业务而是计算机网络业务。
手机早晚也要被淘汰,所以手机的寿命取决于它的其他功能。要发展,何叔 必须找对将来技术发展的方向,并且及时开发出关键技术;打开市场。当然,有 时候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方向问题。这便要求关键人物要有敏锐的方向感,这 种感觉通常都和性欲有关系,性欲越高的人方向感越强。越可以做决策人。
这时如何选择发展的方向十分重要,发展的方向对了才有可能成功。这个发 展即可能是硬件的,也可能是软件的。何叔的判断是首先发展可穿戴,甚至可植 入体内的设备。首先要求能对这个人进行全面的监控保护,毕竟在生命大大延长 之后,便更加凸显它的重要性。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同时,一些前沿科技,如宇宙探索,生命的探索,都取得了很大的突破,人 类可以长时间的在外太空生活;克服了重重干扰后,中国的转基因技术也获得多 方面的突破。转基因技术是科技的一大与前沿阵地,在经济作物如棉花、欣赏植 物、快速生长的树木,饲养的牲畜或水产品等诸多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唯独 在与人类生存关系最大的食物生产方面受到了阻碍。公知们突然在转基因的方向 为中国科技的发展设置了封锁线。

将种子拿到太空中进行太空辐射,从而制造出基因突变。这种突变比起转基 因具有更大的不确定性,它不像转基因转的是预知的无害基因;太空辐射造成的 基因突变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它是个什么样的变化?是好是坏都不知道。 但是照射了六七十年了,反倒没人反对。当然也没出现过危险。危险都是可控的。
反对转基因的唯一理由是它有可能使中国走到的世界科技的前沿。

不搞转基因,人类将无法面对寿命延长以后世界人口快速增长造成的食物需 求方面的巨大压力,从而无法控制爆发人类的又一次大灾难。谁掌握了这项技术 谁就掌握了世界的未来。所以制止、破坏中国在转基因工程方面的进步一直是欧 阳他们的一个重要工作。他们必须让中国人心目中产生一个这样的印象,转基因 是有害的,中国人被当做实验用的小白鼠了。

转基因大讨论的实质,就是科学技术在某些领域的局限性与道德公知的一场 撕逼大战。

179,解救2,

何叔的工作与转基因无关,所以也没有得到公知们的青睐。但是关注他的大 有人在。这天来看他的人是张某顺。

「何叔,您生产的手机帮助我们破了一个大案。感谢您!」张某顺坐在了大 写字台的对面对何叔说。

「应该的。还好用吧?」何叔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得意。

「好用好用。」张某顺说,「记得以前有一次您帮助我们分析韩某露被杀案 的那件事吗?」

「记得。英生不是被平反了吗?」

「那是个冤狱。凶手另有其人。」张某顺说

「不是那个协警吗?」何叔十分惊讶。

「当然不是。你我都知道这个人是谁。」

「可别瞎说。你是知道我的身份的。如果不是老交情,你想见到我都难。」
「这次我敢肯定。」

「是谁?」何叔仍谈不紧不慢的说,如果有人想从他的表情上找到线索那可 大错特错了。

「阿陈!」张某顺说。

「不是那个叫『多多』的协警吗?」何叔故作惊讶的说。

「别演戏了。」张某顺说。

张某顺说这句话是有目的的,听到这句话以后,被询问的人会不由自主的处 处想证明自己没有『演戏』,从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的防范,露出破绽……
「那天你说跟着阿陈到了韩某露的家的。所以你看到了多多出来,以及后面 的阿陈进去。你不认识多多,你仍然跟着阿陈。结果你看到的是,阿陈刚出来, 英生又进去了。并且英生发现韩某露死了。这就是你看到的全部情况。如果真是 多多干的,当时他就应该跑出来了,但是他没有。你马上明白是谁杀死了那个女 人。而且你知道他为什么杀她。」

「,,」何叔什么都没说,面无表情。但是内心正在迅速的考量着。他在等 着看看张某顺都知道什么,会怎么说。不说话是金,这时候何叔说得越多麻烦便 越大。

「你跟踪阿陈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看他把你最新的手机技术资料卖给谁 了。再说你认识这个女人。你曾经和她们母女两个都有过性的交易。」

「这个不敢胡说。这事绝对没有!没有证据的事情咱们可不能瞎说。」何叔 连忙否认。

「这种事本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没人知道。可是韩某露偏偏有个记日记的 习惯。而且她在日记里面从不避讳。你明白了吧。没有证据我不会瞎说的。不过 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事我不会对任何人讲。」

「你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证实这件事。」

「好吧。确实是这样。他是咎由自取。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当然。不然我们就直接把他抓起来了,不必还要来到这里,再跟你说一声。」
「要问什么事?」

「你知道阿陈把您的资料卖给谁了吗?」

「不是那个女人吗?」何叔两眼茫然的说。

「她要这个有什么用。一定还有后台。」

「那我就不知道了。」何叔摇了摇头。他只是智商高,并不是职业侦探。
「见过他吗?」张某顺递过一张照片。照片是用何叔生产的爱疯手机拍的, 因为放得太大,上面的人物已经走形。照片上是约翰模糊的影像。

「不认识。」

「就是这个人。他们现在好像要暗杀一个人。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他们要暗杀谁?也不知道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因为他们的活动一直与你们的手 机有关,你便很有可能是他们的那个暗杀目标。所以我们需要为你提供保护。」
「我有自己的保安。」

「我们就是怕你的队伍不纯。土耳其的保安把他保卫的俄罗斯大使都给打死 了。过一会我们有个行动。估计这个行动之后便没有事了。在这之前你不要离开 这里。除了我们和你的秘书,也不要与外界联系。可以吗?」

何叔答应了。

——————————————————

当天晚上,警察以及武警同时包围了无能神教的教堂大院和阿陈的住所。一 举抓获邪教教徒一百多人以及阿陈。被逮捕犯人无能神教教徒中包括了若男。可 惜的是,匪首教主和两名重要杀手青龙,小徐因不在现场逃脱。现场也没有见到 约翰的踪影。

大扫荡之后,大量的审讯工作迅速展开。可惜的是,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 信息。他们抓到的都是些无能神教最底层的人员,对他们的上层工作基本一无所 知。教主,青龙,红凤,小徐,为了执行约翰的命令早已离开了教会,得以幸免,
在对无能神教的突击行动中,3D男人因为对破案有功,并且可以负责辨认 工作被允许跟在警察的后面。

「若男。我来救你来了!」看到邪教教主的小姘婉容后,3D男人激动的叫 着。

「不行。你不能过去。」一个警察拉住了3D男人。他是个二等执行人员。
「别着急等一下。登记完了,你才能和她说话。」另一个负责3D男人的警 察对他说。

「教主伟大,教主伟大,教主是上帝的使者。教主是我们的灵魂。」婉容念 着偈语从他们面前走过去了。她看都没看3D男人一眼。

张某顺利用了3D男人他便成功了。如果他还像以前一样坚决不用体制外的 人,那他也和别人一样要失败。可惜,绝大多数的国内的人认识不到这一点,更 是做不到。

若男被解救后暂时被安置在一个拘留所里。她的老公在逃。能领她的是她的 姐姐阿靓。3D男人只能作为阿靓的合作人才能见到若男。

「若男,看看谁来看你来了?」看守的的警察提醒若男说。接着警察又转向 了阿靓,「她很少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发呆。」

「若男,我是姐姐。」阿靓呼唤着妹妹。

若男只是抬头看了一眼。

「若男,我是三弟。」3D男人也轻轻的呼唤着。

若男没有任何反应,仍旧低着头。她穿着粗布的上衣,深色肥大的裤子。
「她可能怀孕了。我们的医生刚刚看过。不过还要做化验。」警察说。
「以前有个叫朱华军的也是你们的医生看的吧?」阿靓冷冰冰的说。

警察显然不知道『朱华军』是谁。

———————————————————

若男逃出了魔掌后说出了许多惊人的内幕,这事如果被披露那可相当惊悚, 可是媒体没有报道。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当局对媒体、舆论还有相当大的 掌控能力。

「教主伟大,教主伟大,教主是上帝的使者。教主是我们的灵魂。」若男和 其他教徒一样经常念着这样的偈语。

张某顺终于松了一口气,若男失踪案对他的压力始终非常大。若男的姐姐也 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的能力,让省政府,市政府一个劲的催。幸亏这个案子破掉 了。不然他非给累死不可,升职、调薪都受影响。

听到若男的描述和无能神教其他人员的交代,张某顺不但对此案在逃的教主 等三人,还对另一个人非常感兴趣,这便是那个外国人约翰。在张某顺处理的另 一个案子,韩某露遇害案中,恰巧也有一个约翰。他们会是一个人吗?如果是的 话,那可太巧了。可惜何叔的辨认失败了。

正当张某顺想把这个案子继续查下去的时候,国安部门前来接受这个案子了。
「张某顺,把这个案子有关的资料全都收拾一下,一会有人去取。他们马上 就到。记住!一个纸片也不许留下。」局长专门给张某顺打了电话。

张某顺刚刚放下电话,取档案的人已经到了。「国安的。」来人亮出了证件。 「东西在哪?」

「,,」张某顺接过证件看了一下。对方竟然也是警察的证件。然后他靠着 桌子,朝着一旁努了努嘴,摆了摆下吧。连话都懒得说。

「把这些都装上。」那个国安领头的说。

一群国安的人拿着一个个标准纸箱子把东西都装了进去。

「还有吗?」国安的人又问。

「剩下的都在档案室存档。你得问那的人。」

「你们这里一个纸条,一个字都不许留下。以后你们也不要插手这个案子了。 你们知道的有关案子的任何内容也不得在向任何人透露」国安的人临走之前说。
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教主和他的杀手呢?」张某顺问到。

「我们管。你们不要插手。书面的东西在你们局长那里。」

「其他人呢?」张某顺还在问。

「什么其他人?」

「抓的那些邪教徒。有上百人吧。」

「那玩意我们不要。你们自行处理。」

「没有嫌疑我们就放了」

「那种人放出去不会危害社会吗?」

「?没了文件已经不可能起诉他们了。」

「那你们随便。」

很明显,国安要抓的是约翰。但是国安的人没有想到,国外已经用卫星观察 发现无能神教被抄家的情况了。因此国安的工作小心细致,却一直没有成果。
继续办案时,国安的人完全抛弃了警察的有关人员,这即是他们的工作需要, 也因为他们自己的人也要有工作。所以他们放弃了最有用的协助。

研究了警察的报告之后,国安的人还乔装打扮混进国际海员俱乐部,向里面 的工作人员打听王子云,以及电影放映的情况。

「王子豪?」接待人员显然不知道『王子云』的名字。

「没有吗?那就算了。」

国安的人没有利用上面的压力,直接通过官方调查,那样会被对手察觉。他 们先成立了一个贸易公司,利用公司的掩护,完全是从下往上小心翼翼的秘密调 查着。

可惜这些国安的人并不知道。约翰离开俱乐部的时候留下了很多的掣,或者 说是按钮,这些『掣』并不一定是一个实物,也可能是一个举动,一条信息。例 如有人打听过王子云的情况也是一个这样的『掣』。

触发这些『掣』的次数如果在一定时间内达到或超过了三个,约翰的反跟踪, 反调查的机制便立即开始工作。

第二天,另一个国安人员来到国际海员俱乐部,对服务人员说他想找个歪果 仁,有封信要交给他。「高个。」他说摆了一下手中的信。

「名字?」

「名字叫什么来着?『皮特』?没准是约翰?这两个人你都给我查一查。」
「那不行。你必须说清楚。」

「算了吧。反正也没什么正经事。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国安的人留下了一 个号码。

人家都没说一句「把信留下」的话。

如果他们说了,国安的人会说,「不行,我必须亲手交给他。」当然他没有 这个机会。

国安的人盯了几天,确认约翰不在这里以后才采取这个步骤的。他们认为万 无一失,而且不得不这样做。

等到国安的人走了以后,值班人员在登记计算机里输入了「有人找皮特、约 翰。」以及那个电话号码。

计算机见到约翰的名字以后把这条信息连同当时三分钟的监控自动转发了。
约翰的系统瞬间接收到了这些信息,谁都知道,前面的『皮特』只是个幌子, 来人要找的是后面的那个『约翰』。后说是为了不惹人注意。现在他们认为这不 是无意识的碰撞,需要检查了。

当天,一个黑客组织秘密进入了警察留下的那个电话号码公司的后台,调查 到了实名登记的身份证号码。那个蛇一样的黑客又秘密潜入到身份证登记系统中, 发现电话登记人与户口上的人的情况不符。然后它又蛇一样的,不留痕迹的偷偷 溜走了。

对于约翰的保护系统来说,国际海员俱乐部里出现了陌生人本身便是一个掣; 问到『外国人』是另一个掣;提到『约翰』的名字也是一个掣。以前查抄无能神 教基地也是一个掣,这个电话号码所有者还是一个掣。同时打开了三道以上的掣, 约翰的机制立即启动了。扫描中发现去俱乐部的是一个陌生人。于是达到了报警 的级别。太平洋彼岸的约翰的上司也被惊醒了。

180,解放3,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既然国安不要,公安局把那些无能神教的邪教徒全都放了。

「有一个教主的秘密地点好没有生出来,,」张某顺尽管管不了那一滩了, 但是事关国家的利益他还是部位计较个人的利益想把它办好。

「谁都不许再插手了。」上面传来了命令。

阿靓终于等到了接自己妹妹的通知,叫了3D男人一起前去接人。为了救若 男,『姐夫』王主任也没少出力,但是这种场合他不能露面。

「她的东西。一件衣服和一双鞋,一个翡翠挂链。还挺绿。水头真不错。你 们拿好,在这里签个字。」负责发放扣押物品的警察对他们说,「这得上千了吧!」

「上万了。」3D男人说。

两个人就这么聊起来了。

「她受到了很大的迫害,精神也不稳定,你们要小心看护,,」警察说
「不就是关在那里每天劳动吗?当奴隶吗?」3D男人说。

「哪有呢么简单!」警察说,「什么『奴隶』?她们都是性奴,,要为无能 神教骨干提供性服务,每人每天都有任务,,技术都好着呢!大街上的小姐比他 们都差远了。」

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准确,但是人们喜欢相信它。

「她也是这样?」3D男人有些担心了。

「你这个同志怎么这么胡说,,你是不是新来的?知道不知道你们的纪律?」 阿靓一听有人这么编排自己的妹妹不愿意了

「对不起,,但是我说的都是实情。诶,你们不能过去,在这边等着。让她 们自己走过来。」警察不服气的说。

「你要是在胡说,我让人车撤了你!」阿靓听到对方还在嘴硬非常生气。
「诶,我说什么了?!你别给我造谣啊。」狱警有些害怕。

「造谣?我已经录了音了。咱们走着瞧。」

「不就是上法庭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狱警从来没吃过这个亏,所以嘴上 就是不服气。

「我要是上法庭就太没本事了。你等着吧。」

「,,」

「看那个小骚狐狸精,,婉容!」旁边一个刚刚被放出来的妇女对前来接她 的人说,「天天的跟野男人鬼混!我们哪还有机会!连那个歪果仁都跟她一起上 过床!那个外国人的家伙可大了。普通女人谁受得了?操一次三天都合不拢腿。 嘿!你猜她怎么着?……她跟没事似的!」婉谢晃着她标志性的短发煞有介事的 替自己开脱着。

「婉谢你胡说什么!」正在这时,若男也出来了。远远的便听到别人在侮辱 自己立即进行了反击。

「矮油,看看看。这个就是我说的那个教主新纳的小妾。」婉谢见是教主当 红的小妾,自己已经降级为青龙的老婆,心中不服气,嘴里不饶人。「看你那个 德行,在教里你是教主的刚纳的小妾,你威风。到了公安局你什么也不是!别耍 你的小婊子的德行了!还青鸾,还婉容,呦呦呦,光想着那会屄里舒服,没想到 还有被公安局抓着的时候呢吧!,,」

「你胡说!」若男被气得哭了起来,她受尽了磨难,没想到出来仍然不被人 们理解。人在受到委屈的时候是最脆弱的。

「我胡说?你问问警察去!人家那都记录着呢。变着法的找男人肏. 那些野 男人,那个外国人怎么不肏别人?你长着两口屄呢?专门找你?」

「,,」若男吵架哪里比得上这种女人,被人家骂的说不出话来

两个女人在看守所门口吵了起来。这个地方可真是个是非之地。直到看门的 门卫把他们全都撵走。否则婉谢没了教主的控制,能量极大,若男连招架之力都 没有。

阿靓和3D男人开始并不知道『婉容』是谁,只听说是邪教教主最宠爱的小 妾。见到这个场景,两个人又都是那种绝顶聪明的人,这段时间若男在里面干了 什么,两个人好像也能猜出个八九分。但是他们谁都不敢说穿,还要互相防着。 所以说中国人活着累!如果是其他民族,说穿了就说穿了吧。早晚的事。
「若男,我们接你来了。」还是3D男人喊了一声。

若男这才认出前来接她的人,「你们怎么才来啊!!」若男再也忍不住,痛 哭起来。

这天晚上若男没有回自己家,房子早就被卖了,捐给无能神教了;男人也跑 了;像结婚证书之类的个人物品又都被国安局的拿走,可能再也要不回来了。还 没有和3D男人结婚,3D那所大房子只是名义上是她的,也不想去;最终若男 只得回到了姐姐家。

又过了两天,『姐夫』来了。他对若男的情况十分了解,帮她想办法,以结 婚证『丢失』,配偶加入反动组织『失联』为借口,办理了离婚手续。

当所有的手续都办完后,阿靓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个妹妹太让她操心了。 可惜,事情远没有结束,「你的肚子大了?」阿靓担心的问。

「,,」若男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又过了两天,『姐夫』王主任也来看若男了。

姐夫来的那一天,阿靓十分紧张。把若男支到一边

「有个狱警古说八道。你帮我把他办了。」阿靓还没有忘那天的事情

「一个小小的狱警没事惹他干什么。」王主任知道官场的厉害,对于没用的 人不要惹事是他的原则。除非你能从中获得更大的利益。

「那不行!你知道他也多坏?他竟然说若男是『性奴』!」女人还在叨叨不 修。

「那……」不料这句话竟然勾起了男人的邪念,『性奴』?他早就想试试这 个小姨子了。这么绝色的小姨子自己竟然没有得手过!真是一种讽刺。「那也行, 不过……」王主任看了旁边的小姨子一眼。

只见小姨子经历了一段不见天日的囚禁生活后,面色苍白,惨白。不过这么 一白竟然显得更美了。姐夫不禁多看了两眼,「若男回来还没给你接风呢!」他 说

「你帮王妈干活去。」阿靓支走了妹妹,然后两个人叽叽咕咕了很长时间,
「只许你一次啊!你现在到客厅里等着去吧。」姐姐一边说一边走出了房间, 「若男你过来。」然后姐姐又十分无奈的把若男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咳……」关上门后,姐姐首先长叹一声。

「怎么了?」若男问。她知道姐姐肯定遇到了难题。

「还不是你姐夫看上你了。」

「啊?这个我可不干。」若男被吓坏了,她坚决的说。

「你不干,你的手续怎么办好的?你是不是还想回那个无能神教离去啊?我 跟他说好了。就一次。」阿靓十分无奈的说。她确实不愿意。可是不愿意又能怎 么样?没了这个男人,谁来保证她的这种舒适的生活?

「3弟知道了怎么办?」

「你不是还没有嫁给他嘛!再说了,为了你的事,你姐夫可没少操心。搭钱 出力,还有危险。如果不是为了你,谁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傻事。只要你一次还 不是让你赚了大便宜。」

姐姐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若男只得点头。

「我陪他开房去么?」若男不安的问道

「那样不安全。就在家里吧。就在我的房间吧。主卧里也有卫生间,干什么 都方便。我现在出去。他过一会进来,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阿靓说完就走 了,身后留下一扇半掩着的门。

若男紧张的坐在了床沿上两只手紧紧的攥住一起,放在两腿之间。手心里一 个劲的出着汗。

「可以进来吗?」没过几秒钟,半掩着的门缝里伸进来一个已经谢了顶的男 人的半个脑袋。

「,,」若男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点了点头。

男人踮着脚尖,跟耗子似的溜了进来。转身关上门。

「你?」

「我什么?几个月没见。若男更漂亮了。」男人赞叹道。

「,,」若男还是没有出声,连头都不敢抬。她原来想说『你锁上门。』但 是觉得这么一说就跟是自己要求通奸似的,所以没说。没先到后来热麻烦了
「衣服也该换换了,让你姐姐陪你买两身好点的去。我出钱。」

若男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穿的是什么衣服。她自己的衣服 早已经都没有了。只能先穿姐姐的。反正姐姐的衣服多得很,新买的衣服穿上一 两次便扔在那里再也不穿了。

「穿这件吧。」早上姐姐递给若男一条鲜蓝色的吊带裙。

「不。」若男自己挑了一件高领、长袖的套头衫,混搭的牛仔裤穿上了。不 过姐姐的衣服她穿着略微显小,并不太合身。

这是早晨的事情了,现在姐夫发现了这个问题。因为害怕,逃脱了无能神教 以后,若男选择衣服是非常保守。连姐夫也发现这个问题了。

「我看看你的手,,攥这么紧干什么!」男人使劲掰开了女人汗津津的手。 「这么紧张干什么?又不是打仗。」

若男一开始还能是紧攥着,当一根手指被掰开后,她便自己松开了拳头。
「这个是给你的。」男人说着把一个东西放进了若男的手心。

若男只觉得手心一热。再看时,手心里多出一个沉甸甸,金灿灿的小金条。
这段不用看

中国在某一段时间内为了发展经济,不得不让人们重视物质。这样,原来提 倡的精神方面的东西便被忽视了,以前封建思想的金钱至上的落后思想又开始泛 滥。随之而来的是全社会的道德水平的低下和行为的龌龊。什么东西都有好的和 不好的两个方面;发展了经济,一些中国人原本好不容易才抛弃的落后的传统和 封建思想又死灰复燃了。

「给你的。收起来吧。别让你姐姐知道。」男人把女人的手指又给推拢了。
然后男人并排坐到了女人的身旁,一只手搭在女人的身后,另一只手勾过女 人的下巴准备接吻。

女人的脸很窄,而且较着劲,并不容易亲到小嘴的位置。

「姐夫……」女孩为难的向后仰着头,极力躲避着。

如果对方是教主,女人这时肯定会遭毒打。但是『姐夫』不会。「在那里吃 苦了吧?」男人反而关心的问道。

「,,」回想前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女人不由得打了一阵寒战。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若男的牛仔裤绷得紧紧的,更显得女人臀部的丰满; 由于裤腰过低,露出了女人一段洁白的肌肤。若男总是想严严实实的捂住自己, 但是却很难办到。尤其是直挺挺的小蛮腰中间,沿着脊柱有一道竖槽。这样在竖 槽和拉直的腰带之间出现了一道空隙,几乎能放进一只手去。

男人立即把自己的一只手,并拢五指插了进去。

脊沟变成了屁股缝。热乎乎的,潮乎乎的。甚至都可以摸出一股肉香来。但 是手掌马上便被裤腰卡住了,不能再向里面走,手指尖也被绷得紧紧的牛仔裤勒 住,进退两难。

「呵呵。你的裤子真紧。洞洞里面是不是也这么紧?」男人说着下流话。又 把远处的另一只手也调了过来,从套头衫外面抓住了女人硕大的乳房。「比你姐 姐的大多了。」男人由衷的赞叹着。

「,,」女人还是一声不吭的低着头,但是她也没有反抗,逆来顺受的接受 着男人的抚弄。唯一保护自己的动作是把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

男人拿出了自己抠女人屁股缝的那只手,各方在鼻子底下认真的嗅着那股从 屁眼里抠出来的女人香香的气味;然后又抽出另外一只手,也是一个劲的嗅着。
看到这里连若男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女人阴部的分泌物开始嗅时有点意思,虽然不是『香』,却对男人很有诱惑 力。但是时间一长,那些分泌物开始被空气所氧化,散发出的便不再是香味,而 是一种骚气。而姐夫为了去掉手指间的那种气味,却开始在那里嘬起了自己的手 指头。没想到唾液氧化了之后也要放出骚气,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一下子房间里 的气味很不好闻。

「姐夫,你洗洗手去吧。」小姨皱着眉头说。

「若男不好意思拉。」说归说,王主任却不打算离开,只是把脏手在自己的 衣服的前襟、后背的随便擦了两把。「我帮你把衣服脱了吧?」他说。

若男是被吓坏的女人,知道尽管自己不愿意也无法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我自己脱。」她把这样懦弱的行为也当做是一种反抗。

「好大啊!」当女人把套头的衬衫翻过头顶的时候,男人发现里面没有胸罩, 忍不住用手心托着一只女人的乳房的下半部由衷的说。

胸部丰满的女人如果不戴胸罩,乳房有可能会有些下垂,下垂多少,如何下 垂要看它的形状。木瓜奶会下垂很多,牛粪奶(一种非常好的乳房的形状。不高, 但是摊开的面积很大)的下垂则要小得多。不管是哪种奶型,不戴胸罩时要穿那 种比较有弹力的,紧的套头衫,运动量也不能太大。

「这里怎么没有毛?」王主任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他用一只手的拇指 搓动着小姨的腋下说。

「拔了。」女孩简单的说了一句,然后使劲的摆动了一下身体。这个意思是 说,『即使我不能摔掉你的手,你也应该自己拿开,你弄得我我很不舒服。』
「你自己拔的?」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理会女孩的意思,男人没有理会她的动 作。一边用手欣赏着女孩的身体,一边继续问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他……,,」这个『他』指的是教主,没想到尽管尽量少说话了,还是勾 起了对方的兴趣。

「『他』还怎么你了?」不知道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还是男人天生喜欢大谈 这类的消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4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我的熟女情怀】(31-32)【作者:wulikanhua1223】 下一篇:【熟女的诱惑】【作者:chaiquan】

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av视频 av视频在线观看 色情视频!网站 免费网站看AV片 av电影 av在线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9939av@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