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微妙的科学研究社无法编号新娘育成的科学研究】作者:凤凰院凶香

字数:11307


在绝对封闭的某栋城堡中,生活着一位从来没有出来过的少女。

少女在这个城堡里生活了多久,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城堡里的智慧生命体只有三个。

父亲,管家,还有她。

少女每天的要做的事都很多,课程表从早到晚都排的满满的,音乐、绘画、 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舞蹈、武术等等,凡是具备一定程度的实用价值的学科, 少女统统要学习。

从有意识起,少女就生活在这个城堡里,既没有时间思考外面的世界,也没 有时间抱怨自己的忙碌。

因为没有人告诉她这些。

少女每天要进食六餐,通过管家计算出来的最佳营养摄入模式,由管家指挥 人造人制作出来的丰盛午餐,是少女忙碌的学习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享受。
父亲每天也很忙,处理各种各样的事务占去了他绝大多数的时间.

少女从未见过父亲用餐,从未见过父亲如厕,从未见过父亲睡觉.

远超人造人的工作时间,仿佛永不衰竭的体力和精力,还有几乎无所不知的 渊博知识,让父亲成为少女心目中最崇拜的也是唯一的强者。

没错,强者。

从十年前开始,少女结束了纯理论的学习,开始进入实践课程环节,在管家 的带领下做各种各样的事。

其中也包括协助父亲处理各类事务。

由於只有两个比较对象,少女无法得知自己的能力处於什么水平,只能从和 父亲的对比上估算自己现在的能力。

十年前,少女觉得自己离父亲还有一定的距离.

十年后,少女觉得这个距离非但没有缩小,反而在不断增加。

……难道自己在不断退步吗?

当少女为此产生疑惑时,管家告诉了她真正的答案。

「小姐在不断变强的过程中,老爷也在不断变强,老爷变强的速度比小姐变 强的速度更快。」

所以你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那是少女的心中第一次出现名为挫败感的情绪.

太强了。

明明自己已经全力奔跑了,却也只能看着对方的背影不断变小,然后消失在 视野里.

受到了打击的少女并没有消沈多久,因为大量的工作迫使她没有时间沈浸在 自己的情绪里.

她必须让大脑保持冷静,高效的运转状态,如同一台二十四小时工作的计算 机.

少女每天睡觉的时间很短,经由道家的内丹术和佛教的禅定与瑜伽修炼,她 能够控制自己的精神在两个小时的深度睡眠之内从不足百分之二十恢复到峰值。
但这还不够。

少女重新向管家提出自己还需要继续学习各类知识的要求,不料却遭到了拒 绝.

「小姐的知识储量和大脑开发度已经达到了当前模式下的极限值的百分之九
十五,继续学习对您的提升作用很小。在下认为现阶段应当以接触实际工作, 磨练操作技巧的方式继续提升小姐的能力,这一点老爷也同意了。」

可是这样还不够快。

这样无法追上父亲.

少女同父亲为数不多的交谈里,由於她内心对父亲的极度崇拜和认可,一些 父亲随口说的话也被她当做金科玉律一般深深地记在心里,并贯彻执行着。
「比起位置上一时的落后,速度更加重要,对漫长的生命而言,只要没有灭 亡,不断变强就是唯一需要做的事。」

强大分为很多种,智慧上的,武力上的,再往下细分又可以根据理性和感性 以及天赋能力的方向区分变强的方向。

少女向往的是如同父亲那样,全方位的强大。

少女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要变强,她认为至少在超越父亲之前没有问的必要。
目标可以是阶段性的,第一阶段都没完成的话,后面的根本不需要考虑.
这样的生活又过了十年,少女第一次在武术课上击败了人造人对手。

「您进步的非常快,超出了在下的计算,从明天开始,在下将负责指导您的 武术修行。」

没过多久,少女就发现了另一个让人沮丧的事实。

虽然无法比较他们二人谁强谁弱,但是至少可以确认的一点是,管家的实力 也远在她之上。

无论她发挥出多少的实力,管家总能以略微超过她一丝的水平,在给她压力 的同时,不断磨练着她的技巧,还有内心。

从她突破人造人老师的课程越来越多,直到所有课程都变为管家亲自指导之 后,她更确认了这一点.

「这些人造人是哪来的?」少女在休息的时候问道。

同人造人老师严格按照计划的无休止修炼不同,由管家亲自指导的课程,不 仅随时可以停下,甚至也可以指定要学什么,不学什么。

不过少女从来没有停下过,也没有放弃过任何可以学习的知识和能力。
因为她的目标是一个全能的强者,超越这样的目标,仅仅单一方向的强大是 无意义的。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多少年,连少女都懒得计算了。

城堡的风景会随着四季有一定的变化,天气也是,但是无论变化有多少种组 合,如今少女都可以预算出来下一刻的走向了。

所以也没有期待了。

时间的唯一用处只有在制定长期计划的时候才能体现.

就在少女认为这种情况应当会永远持续下去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份报告。
「异能者的调查?」那是什么?

管家从少女手中接过一份厚厚的报告,平均每十页就出现一个印着头像和个 人信息的复印件,剩下九页则是这位异能者的调查记录和做过的事。

管家用极快的速度浏览了一遍这份报告,然后一言不发地出了门.

少女看着他前进的方向,推测管家是去找父亲了,便把这件事放在一边,开 始处理其他事情。

少女今天的第五餐是管家亲自送来的,随行的还有难得一见的父亲.

「请用。」管家将推车上的菜肴一一摆在桌子上,然后退到一边。

父亲沈默地看着少女进食,在他锐利的目光註视下,少女吃的比平常慢了一 些。

因为她不想让父亲失望,也不想让自己失望。

最后少女还是因为紧张而多用了五分钟时间才吃完。

管家沈默地收拾桌子,然后推着推车离开了这个房间,把空间留给他们父女。
「这两百年来你做的很好。」

听见父亲的话,少女本能地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开始分析起父亲的目的,每 个字的语气语调语速都被反复推算,希望能够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来帮助自己回答 得更好。

但是不能。

少女做不到。

父亲的语调十分平缓,声音沈稳有力,语速不疾不徐,如果放在外面,是可 以归属於某一类的极好嗓音。

但是没有任何感情。

少女在这里面完全感觉不到任何情绪,也无法对父亲的来意进行推测.
於是她沈默。

所幸父亲也并没有打算让她一直这样沈默下去,他说了第二句话。

「如今外面出了一点小问题,我认为你有能力解决. 」

父亲的第二句话中蕴含了极多的信息,结合今天看到的报告,少女很快确认 所谓的问题就是异能者。

那么,自己需要做的是……

「你将代表我们萧家去解决这个问题,任务完成后就回来。」

说完这句话,父亲站了起来,用那仿佛从未变钝过的锐利目光看着少女,等 待着她的回答。

「……是。」

少女看着父亲走出房间,关上房门,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自己已经在城堡里生活了两百年。

原来父亲也是认可自己的能力的。

原来自己现在已经要离开这里了。

但是我还会回来。

即便在外面,我也会不断变强,然后追上父亲你的脚步。

少女没有什么行李需要收拾,她的衣服只有这一套,从未脱下来过.

「那么,小姐在外面请註意安全,在下会和老爷一起等您回来。」

那是少女最后一次见到管家,至於父亲,他没有出现.

城堡的大门在少女的眼里缓缓合上,挡住了管家那一身黑衣的身影。

现在自己是一个人了。

没有城堡,没有人造人,没有管家,没有父亲.

什么都没有。

一切都要靠自己。

少女沈默着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然后是第二步。

直到走出约五公里时,城堡已经在视野尽头变成拳头大的小方块,少女才走 出了这片领地。

通过大门时,少女感觉到一阵极为强烈的眩晕感,即便是她已经锻炼的十分 强大的身体也完全无法抵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就这样倒了下去。
随后少女失去了意识.

当她再次醒来时,她的位置已经移动到一处小房子里,那里有三个看上去不 怎么友好的中年人,以及正中间的一个火堆。

少女的衣服仍然穿在身上,但是由於被搬运了的缘故,已经被弄得有些乱了, 露出胸口大片的肌肤和半截大腿。

「……要我说,我们就不该带她回来!又不能玩又不能吃,还他妈死沈,根 本就是个废物!」

一个连带刀疤的男子十分不满地道,同时用手里的树枝不断在火堆里拨拉着。
「是你们带我到这里来的?」

少女开口了,因为她刚才已经确认了这三个人的战斗力,根本不可能对自己 产生任何伤害。

「你醒了?」

一个脸色阴沈的鹰钩鼻男子对她道,他一开口,剩下两个人都把目光转了过 来。

「是的,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少女无视对面几人眼中毫不掩饰的凶光, 自顾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然后站了起来。

看到少女站了起来,三个男人也跟着起身,然后呈三角形从三面围住了少女。
「我们路过的时候,正好看见你昏倒在路边,所以就带你回来了,这里是我 们的房子。你是什么人?」

鹰钩鼻的脚停在既可以随时发起攻击,又能随时退出战圈的距离,然后对少 女道。

「我的身份不能告诉你们,我需要知道这里的位置。」

少女没有理会三人看似威胁的站位,而是自顾自地又说了一句。

少女沈着的表现让三人无法判断她的实力,因而只能僵持着。

「既然你们无意告知,那我要离开了,在此之前我应当事先说明,你们不是 我的对手。」

沈默了一段时间后,少女再次开口。

这一次,少女不光是嘴巴动,身体也同时动了起来。

「慢着!」

鹰钩鼻似乎是三人中的老大,几次都是他在说话,这一次也是他伸手拦住了 少女。

虽然鹰钩鼻伸手时故意把手放在少女胸前的位置,但是他错误估计了少女的 速度,因此什么也没摸到。

少女原本迈出了一步,鹰钩鼻伸手,她就撤了回来。

这一步她存心要震慑对方,因此下脚时加了几分力,在地面上踩出一个深近 十公分的脚印。

「大哥!你看……这……」第三个人,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开口的男人,一 手拉着鹰钩鼻的衣服,另一只手指着地面上的那个脚印,面带惊惧地道。
「原来是异能者……不好意思,我们不敌视异能者,也不打算和异能者做生 意。这里是X市市郊。」

鹰钩鼻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但是仍然维持了表面上的镇定,把伸着的手收了 回来,和另外两人一起让开条道,然后带点警惕地看着少女。

「谢谢. 」

少女离开了这间无论外表还是内里都很破旧的房子。

那份异能者的调查报告少女把它记了下来,在最后就提到了这次少女出来的 第一件任务。

「近五年来世界各地均出现数目不等的异能者,大部分都是一夜之间便获得 了各种超常的能力,其变异来源无法得知。」

「鉴於少数异能者具备十分强大的破坏性,世界政府将带头举办一个人类与 异能者之间的会议,商讨关於未来和平共处和开发更多资源的问题. 」
「由於这次会议事关重大,由元首特批,恳请萧家家主拨冗前往参加这次的 会议,为我国争取到更多利益。」

异能者的能力大体上可以分为自然类、超人类和动物类,按照能力强度分为 一至五级。

目前被世界政府认可的五级能力者一共五人,被称为是新时代的最强者,传 说每人都具备一人即军之能。

少女没有测试过自己的能力,但她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什么异能者。

那是几百年的辛苦修行所锻炼出来的,纯粹的肉体力量。

离开那栋房子之后,少女爬到树上从高处观察周围的地形,确认了X市的方 向之后,便跳下树朝市内跑去。

虽然异能者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个纯粹的由三个汉字组成的单词,不过由於 电视新闻和网络上也流传过许多异能者的视频和信息,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提升了 普通市民对异能者的认知。

所以当少女一步一个大坑从市外沿高速公路跑来时,守在入口的交警也只是 象征性地用喇叭喊了一声减速慢行之后就再也没有说什么。

一路都小心不要破坏到其他人造设施的少女,听见交警的声音之后,意识到 已经进入了有人控制的区域,便让停了下来,转身回去找那个喊话的交警。
那交警原本也只是奉命行事,原想着喊一嗓子就完了的,没想到那个一踩一 个坑的异能者居然又走了回来,登时吓得他赶紧躲到了车里.

「请问……」

即便是惊异於少女出尘的容貌,生物本能对於强大力量的畏惧仍然让那几个 交警目光闪躲着朝后退去,生怕对方忽然暴起,给自己搞个因公殉职。

「请问有没有人知道X市的异能者调查局在哪?」

少女的声音不大,在她的刻意控制下穿透了车窗,让每一辆从这里经过的车 都听得十分清楚。

没有人回答。

因为警察都躲到一旁去了,那些开车的人也意识到这个穿着样式古怪的蓝色 衣服的女孩是异能者,一个个都把车停在原地,不敢随便乱动。

他们停下了,后面的车就被堵住了。

那些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少数赶着进市的人就开始按起了喇 叭,顿时打破了少女开口后的那片寂静.

「这群白癡!万一惹怒了异能者,我们可都得玩完!」

听见有人按喇叭,躲起来的几个警察吓了一跳,随后又觉得十分愤怒。
要不是我们出不去,非罚你个两千元不可!

「那个,要不这样吧,这位……这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带你先往 前走吧,这样把大家都堵在这也太好,你说是吧。」

一辆白色的商务车上伸出一个脑袋来,对着站在路边的少女招手道。

「那就麻烦你了。」

看着少女上了车,那几个交警纷纷对白色商务车投以看壮士一般的目光,然 后在商务车开走之后迅速换上一幅凶神恶煞的表情,恶狠狠地道:

「刚才是哪几个王八蛋没素质按喇叭的呢!不知道收费站附近不许鸣笛吗!」
少女上了车以后才发现,这辆车里除了那个刚才朝自己喊话的人之外,居然 还有五个人。

这辆商务车是七座型,算上少女正好坐了七个人。

沈默了一段时间,那位开窗喊话的人率先开口道:

「你刚才要去什么地方来着?」

少女很清楚对方记得自己刚才说的那个名称,但她也很清楚这是对方在找借 口打破沈默,因此也没有介意,而是又说了一遍。

「我要去X市的异能者调查局。」

「哦哦,异能者调查局是吧,那栋楼是最近才盖的,据说盖的时候都有你们 异能者参与,整栋楼从材料到施工都没花一分钱,只是从政府手里拿了块地而已, 真是了不起啊。」

这人感叹了一句之后,又状若不经意地问道:

「那个,小姑娘你去那里是要做登记吗?就我所知,异能者登记之后就会被 安排一些适合自己的工作,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少女迅速分析了一下对方的话,然后计算出了合适的回答。

「是的,我知道了。」

短短两句交谈之后,那位喊话的人似乎也看出少女不是很想聊天,便点点头 转了回去。

车厢里又一次陷入了沈默。

又过了半小时,汽车停在了一栋五边形的高楼前。

「好了,这里就是了,你和门卫说一声你是来做什么的,他应该就会放你进 去了。」

「谢谢. 」

少女下了车,正准备朝那栋大楼走去时,车窗忽然又摇了下来。

「那什么,我觉得你长得特别好看,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能不能和我 交个朋友,我叫李大。」

那位喊话的人,也就是李大,脸上带着十分诚恳的笑容,从车里伸出了一只 手。

「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但是我愿意和你做朋友。」

少女轻轻握住李大的手,计算着一秒后便收了回来。

「谢谢. 那么,后会有期。」

李大笑着缩回了手,然后升起了车窗,车里顿时响起几个开玩笑的声音。
「老大你好厉害啊,居然和她握手了啊!」

「嘿嘿,至少三天之内,我是绝对不会洗手的!回头把老三的手套给我,我 得把这只手保护一下,千万不能散了这股仙气!」

「哈哈,还仙气,老大你真觉得她是神仙?」

「你懂个屁!异能者都能有,神仙就不能有?而且她这么漂亮,我活这么大 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当然是仙子!」

「老大你不会喜欢她吧?」

「……不会。」

「哎哎哎,老大害羞了耶!大家快看老大的脸!」

「哈哈哈哈……」

「……滚!」

少女听着身后越来越远的笑骂声,表情不变地朝大楼入口走去。

「……那边那位小姑娘,你要做什么呀?」

少女回头,看见一位笑瞇瞇的老人,正坐在入口左侧的值班室里,看见她看 过来,还向她招了招手。

「请问这里是异能者调查局吗?」

「是啊,小姑娘你找谁?」老人还是笑瞇瞇的,但是少女能感觉得到,对方 眼睛里射出一股无形的力量,似乎要将自己从头到脚扫描一遍一般。

少女的身体被这股力量一罩,那股千锤百炼的战斗意识顿时产生了反应。
只见少女的身体忽然微微一震,整个人仿佛被猛敲了一下的音叉般不住震动 着,甚至带动身周的空气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超人系能力者?还是自然系?」老人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刚才那道无形能 量正是他的能力,能够发出一道精神能量,将对方的身体特征完全记录下来。
因为这种能力,他才被派到这里负责当值班人员.

「都不是,我是来参加异能者会议的,请告诉我会议的地点. 」

异能者会议是由世界政府举办的,当然不会开在这种地方城市,少女来这里 的目的只是想要得到具体地点的情报,以及寻求可能的协助而已。

「请问您有邀请函吗?」听见异能者会议,老人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紧张 了些,死死盯着少女的身体,似乎只要她一有动作就要扑上来一般。

「我没有,邀请函是给家父的,我是代表萧家来参加这次会议的。」

「萧家?是……『世界终结』的那个萧家?」

少女的眼神微微动了动,她不知道这个被称为世界终结的萧家是不是自家的 那个萧家。

「我不清楚,不过我记得邀请函的邀请码,可以用这个来证明我的身份吗?」
「你等一下。」

老人迅速拿起电话按下了一长串数字,动作之敏捷完全不像是一个老年人。
「请接一下秘书处,门口有一位小姑娘,自称是萧家的人,代表她父亲来参 加异能者会议. 她手上没有邀请函,但她说她知道邀请函的邀请码,请将这份信 息转交给转交有权处理这个问题的部门. 」

老人放下电话,然后重新挂上那副少女进门时看见的笑容,带着少女来到了 一间休息室。

「请稍等,很快就会有负责这件事的人来见你。」

老人给少女倒了杯茶,然后就回了值班室。

少女并没有等太久,老人就再次回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很抱歉,我们无法确认你的身份,也无权处理这件事。不过我们已经将你 的情况上报至B市总部,将由那里的人负责处理这件事。」

少女点点头,然后起身将杯子递给老人,走出了休息室。

「要不我再帮你问问,能不能给你订张机票?」那位老人追了出来,在她身 后又说了一句。

少女转身看着老人,确定对方确实是出於好意之后,便向老人点了点头,又 走回了休息室。

这次等待的时间比刚才长了很多,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少女才从冥想中苏醒, 看见老人正推开门走了进来。

「我和上面说了一声,他们同意了,让我帮你订一张机票,然后带你过去。」
……也就是说,要和你一起去?

老人看到少女询问的眼神,对方笑着点了点头,道:

「B市比我们这边大很多,管理也很严,我担心你一个人去不太安全,所以 就申请和你一起去。」

老人的话在少女心中产生了些微的波澜,不过只持续了一个瞬间,就被她强 大的意志压下去了。

「谢谢. 」

「不用谢不用谢,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个没出过村的干净孩子,这样的好 孩子越来越少了,唉,我一看见你的眼睛我就想起我孙女,当初在老家,她也就 像你这么大……」

少女从老人的眼中看到了悲伤,知道这位孙女身上可能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便沈默地听老人说着。

「这世道还是坏人多啊,要不是因为有赵将军,我们这些人只怕早都让人当 成过街老鼠打死了……」

少女在异能者调查报告里看到过这位赵将军的信息,此人名叫赵金,是中央 军部的一名准将,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是第一批觉醒的异能者之一,能力为自 然系的温度控制,是世上为数不多的四级能力者之一。

因为这位赵将军的大力支持,政府才在很早的时期就尽量联系各地的异能者, 将他们收归到一处,成立异能者调查局,为他们安排新的身份。

也因此,这个国家成为了世界上少数对异能者敌意较小的国家。

飞机定在下午三点,因此老人打算先带少女去吃个午饭再去机场。

「这边有一家面馆,他们家的面可筋道,我每星期都到他们家来吃两次面, 都和老板认识了。」

老人带着少女坐下之后,去柜台边点了两大碗牛肉面,又拿了半斤牛肉和两 盘小菜端了回来。

「我知道超人系的能力大部分都很消耗体力,你多吃点,他们的牛肉做的也 很好吃的。」

对方盛情邀请,少女也不好拒绝,何况以她每天六餐的进食量,确实很需要 多吃一点.

然而真正让她吃惊的是,这个所谓很好吃的牛肉,居然比她想象的差了这么 多。

尽管并没有抱太大期望,少女仍然为这个牛肉的味道和口感所吃惊,如果不 是强行控制肌肉将食物硬生吞了下去,只怕她刚才就要极为失礼地吐了出来。
这个牛肉……比起在城堡里吃到的,不仅味道上的均匀和搭配差了很多,煮 的火候也不够到位,肉的质量也差了许多……

但是看着老人殷切的眼神,少女仍然努力把这一大盘牛肉都吃了下去。
这只是补充能量的材料,即便味道再难吃,只要能发挥最基本的功效就足够 了。少女这样对自己说.

「很好吃吧,要是不够的话,我再去帮你要一点. 」

「很好吃,谢谢,不用了。」

由於有了牛肉的前车之鉴,少女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然后才开始吃大碗 里的面条.

……比想象中的好吃一些,看来这家店的厨师做面的水平比做牛肉要强很多。
吃过午饭之后,少女随着老人前往机场,然后在候机室等待着登机.

「唔……」

坐在候机室里无事可做,老人就给少女介绍了一下关於国内的异能者的情况, 以及异能者调查局的构成和人员分布。

这些情报事实上少女早已经通过那份报告得知,不过老人愿意讲,她也不会 阻止。

就在老人讲到一半的时候,少女的眉头忽然一皱,发出了一声压抑的闷哼声。
「怎么了?」

老人察觉到少女短暂的异常,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请问洗手间在哪?」

虽然一开始被自己身体里的强烈反应刺激得流露出了一丝异样,但是少女很 快就分析出自己是遇到了什么问题,便出言询问洗手间的位置。

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在城堡中无论吃下多少食物,少女也不需要排泄,然而今天却遇到了这种情 况.

是食材的质量?还是烹饪的手法?

总之是有个地方出了问题的。

少女的衣服从未脱下过,即便是记忆中遥远的小时候,也都是由管家负责为 她准备衣服并协助她更衣的。

如果只是脱下衣服,以少女的腕力,随手一扯就可以做到,但是这样做的话, 等下如何把衣服穿回去就会成为很严重的问题.

怎么做?

瑜伽的修行中包括对内脏的控制,所以少女可以保证自己暂时不会为这个问 题而担心。

真正的问题是现在并没有很多时间让她研究如何脱衣服,也没有任何人能帮 助她。

……不,有一个,也许可以帮上忙的人。

「请您跟我来。」

少女拉着老人的手,避开进出人群的视线,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了女洗手间的 隔间之中。

「这……小姑娘你要干什么?」虽然没经历过被一名少女拉近女厕这种奇遇, 不过老人毕竟也活了这么多年,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之后,便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件衣服我不会脱,请您帮我解开它。」

「……」

这真是个不太好处理的问题,就算老人的年龄看上去完全可以做少女的爷爷, 然而这种事交由一名异性来做,实在是有些不妥。

「我只能找你帮我了,爷爷。」

最后两个字准确地击中了老人的心,使他按照少女计算中的那样暂时放下了 男女之防的问题,而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孙女一般的存在,开始研究她身上的衣服。
二十分钟后,老人按着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靠着隔间的门大口呼吸着。
「我还……没见过……这么复杂……的衣服……」

衣服本身有六个部分,包括肩,胸,腰,胯,腿,肘六部分,相互之间由复 杂的带子和细绳连接,彼此之间构成一个整体,再加上外面的一层外衣,里面的 一层内衣,这样复杂的套装完全超出了老人的想象,即便是费尽功夫也只是把她 的外衣脱了下来。

「这是别人帮我穿上的。」

少女想起了城堡里那个无所不能的管家,还有那个同样无所不能的父亲.
「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破坏它了,请您帮我再去买几件衣服。」

老人闻言沈默了一瞬,然后摊着手道:

「且不说我不知道你衣服的尺码,单说我们现在是在机场里,我又能上哪去 给你买衣服呢?」

忽然,少女想到了一个办法。

「请您暂时转过去一下。」

老人闻言赶忙转过身去,尽量让自己的身体贴近隔间的门,并且堵住了耳朵。
刚才老人的努力并不是无用的,至少在他试图解开这件衣服的过程中,少女 对这个复杂无比的构造有了足够深刻的理解。

常年生活在城堡之中让她的知识面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缺陷,而全权由管家负 责的个人生活使她对如何处理自身的一些个人问题完全没有经验。

幸好她这么多年所学习的知识为她提供了足够多的帮助,让她想到了一个从 别的方向解决的办法。

少女将手从衣服各部分的缝隙中穿了过去,用灵巧的手指解开了内衣的系带, 把它拨到一旁。

胯部的衣服和腰部还有腿部都有连接,但是当目的从解开变成移动时,这个 互相连接的结构反而为她的动作提供了帮助。

完成了。

少女用两只手将衣服固定在一边,让自己的下身暴露在空气之中,然后放松 自己的肠道。

「噗……噗噗……咕……啪……」

一连串的气体液体固体从少女从未使用过的肛门喷了出去,喷在马桶里,散 发出奇异的味道。

「……完全没有消化啊。」

少女用牙齿代替一只手咬住衣服,用空出来的手抽出一旁的卷筒纸擦了擦, 然后低头看向马桶。

混合着她的唾液、胃液还有肠液以及其他消化液的食物就那样沈在水里,调 料和色素溶解让水呈现出一种如同面汤一般的颜色。

完全没有消化。

少女再次确认了这一点,之前吃下去的食物完全没有任何作用,不仅没有为 她补充能量,而且还为她带来了一些麻烦。

闻到了那股奇怪的味道,老人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这个……你拉肚子了吗?」

少女合上了马桶盖,然后按下了沖水,又把自己的衣服恢复原状之后,便带 着老人用同样的方法离开了卫生间.

上飞机之后,少女要了一杯水,然后集中精神内视自己对液体的吸收程度。
没有问题.

对纯净水的吸收可以达到接近百分之百,那么其他液体呢?

少女按照列表上给出的饮品依次尝试了可乐、咖啡、橙汁、牛奶等各类液体, 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越接近纯水的的液体吸收率越高,此外,蛋白质的吸收率也很高。

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新的认识之后,少女开始思考这一特质在未来会对自己产 生什么影响,并且选择性地忽视了飞机上的其他男性看过来的诡异目光。
「咳……小姑娘,你先把嘴擦一下吧。」

「嗯?」

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喝完牛奶之后也许有些许残留的液体留在脸上,少女 伸手在唇边抹了一下,然后将指尖的白色液体舔进嘴里.

「好了。」

少女继续将心神沈入之前的计算,完全没有註意那些男人看到她的动作之后 倒吸冷气的反应。

坐在另一侧靠窗的一位戴着眼镜的高瘦男子见状笑了笑,然后打开手机借助 身体的遮挡偷拍了一张少女的照片。

下飞机后,老人带着少女朝大厅外走去,很快就和一位穿着白色短外套的青 年男子接上了头.

「这位……就是那个自称萧家大小姐的人?」

这位青年男子似乎并没有受到少女的绝世姿容的影响,反而是挑衅地看了她 一眼,对老人说了这么一句。

「你别乱说话!就算她并不是那个萧家的人,至少也是我们将来的同伴,你 对人家小姑娘友好一点!」

青年闻言撇撇嘴,倒也不再说些什么,带着二人走到一个小巷子里,然后上 了一辆准备好的车。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B市总部的对外联络人员之一,叫郑安,你叫他小 郑就行。」

正在开车的青年闻言转头不满道:

「喂喂,我比她大吧,怎么能叫我小郑?叫我郑哥!」

老人没理他,只是微笑看着少女,因为他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知道 她姓萧。

「我的名字是萧瞳,一个目一个童的瞳。」

老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用力拍了一把青年。

「干什么啊!我这可是开车的呢!」

汽车在路上划出一个小小的S形,引得周围的车辆纷纷鸣笛。

「你看!」

「看什么看,谁让你不把方向盘握紧点的!」

「就是因为我抓的紧所以才被你拍动了啊!」

萧瞳看着一老一少的二人互相指责着,忽然觉得这也许就是书中所说的人气。
红尘百态,芸芸众生。

不知不觉地,她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一叶怀秋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H版】(番外苏巧篇01)作者:jack3494 下一篇:【悲情教师的自述】

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av视频 av视频在线观看 色情视频!网站 免费网站看AV片 av电影 av在线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9939av@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