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金庸逆穿越】(三十一)作者:柏西达

字数:10121


(三十一)水乳交融(上)

在这金庸群侠游戏世界,十六年前,『东邪、西毒、南僧、北丐、中神通』, 连同『半部奇书』,全体於华山之巅,神秘失踪。

江山代有人材出,新『四绝』诞生,乃是『东魔、西毒、南王、北丐』。 『东魔』是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西毒』则是没有如《射鵰》原着一样早死 的——欧阳克!

继承了叔父,不,其实是父亲欧阳锋的名号,此刻欧阳克坐着一只货柜车般 巨大的蛤蟆,於这襄阳城南,拦路劫囚!

山道右方,只见藏僧达尔巴及剑法高手阿大,正打开囚车,救出昨日於英雄 大会被黄蓉俘虏的蒙古王子霍都。

我太着急赶过来了,应该叫任盈盈和仪琳同行的,现在只得我一个,可无力 捉住霍都……罢啦!姑且任由他们三人逃去好了,反正我前来不为别的,只为帮 忙黄蓉、郭襄、程英三位美女!

我骑着小红马,位於大蛤蟆的正后方,看不见前方动静. 但见成百上千的毒 蛇、巨蟒在蛤蟆前面成圈包围,黄蓉她们三个,应该就被困在里面……

如何是好?欧阳克既成了西毒,武功一定比原着更厉害,我肯定打不过的 ……唯有倚仗小红马了!我就连同牠一同隐身,化成隐形战机,不,隐形战马, 火速冲上前去,两手拉住三女,再瞬间转移回襄阳城内,不就行了?

「嘶~~」但小红马突然人立起来,将我摔下马背,扬长而去?

可恶!是电脑的安排吧,不让我取巧度过这难关?只能靠我自己的本事
了——

『玩家发动隐身技能!』

事不宜迟,先潜行上前,随机应变救美吧!想想我也不是没有优势的,对方 虽是『西毒』,我却正好是百毒不侵之身!

果然沿路上的毒蛇虽然看不见我,但纷纷本能地让出路来。但不带毒性的巨 蟒,我只能步步为营地小心跨过去……话说回头,欧阳锋的蛇阵,好像没有大蟒 的,这代表欧阳克已经超越了父亲吗?

短短不到一百步路,却是一步一惊心,四处都是蛇吻下的襄阳兵卒、武林人 士的屍骸。黄蓉也不是没准备的,但面对毒攻,人再多也不济事。

吁,好不容易来到大蛤蟆的屁股后面了,原着没练蛤蟆功的欧阳克,终於练 了吗?蛤蟆背上,坐着欧阳克身披白裘的背影……背刺他偷袭如何?但就算打得 中,以我等级1的攻击力,他只当是搔痒吧?还是先会合黄蓉要紧.

我弯着腰身,边走边仰望,欧阳克已届中年,双目斜飞,面容俊雅,英气逼 人,打扮华贵. 《射鵰》他出场时是三十五、六岁,如今应已五十出头,内力岂 不是很深厚……

「黄世妹,阔别经年,你依旧是天仙化人!」这色鬼,过了这么多年,仍没 放弃想泡黄蓉啊……

只听见黄蓉没好气地回话:「欧阳世兄,你也老大不小了,嘴巴就正经一点 吧。」

我绕到大蛤蟆前方,果然见到黄蓉、郭襄、程英被无数蛇蟒重重包围。黄蓉 握着打狗棒,劣势下仍面带微笑;程英手持玉箫,紧盯脚下毒物;小郭襄执住长 剑,一脸心中发毛的神情……还好她们都平安无事。

欧阳克笑涎着脸:「好,我就正经一些——黄世妹,这十五年来,我每年都 修书一封,向你提亲. 今年我亲自前来,再问你一次,你可愿嫁我?」
郭襄、程英均愕然地看着黄蓉,显然并不知情;黄蓉倒是落落大方:「我女 儿都这么大了,你少胡说八道。」

欧阳克大摇其头:「郭靖那草包都死了十多年啦,你怎么还不愿忘掉他呢?」
郭襄以剑怒指:「喂!不准你骂我爹!」

欧阳克一双贼眼,上下打量郭襄刚发育的身体:「小美人,还好你长得不像 郭靖般丑,只继承了你娘亲的美貌。」

黄蓉自然知道欧阳克万分好色,忙挺身护住女儿怒斥:「欧阳克,你好歹是 成名前辈,不自重一下身份么?」

欧阳克盘起双手:「说到身份,我是『西毒』,你是『北丐』,天生一对呀。」
原来新『北丐』就是黄蓉;只不知剩下来的『南王』又是谁?

「黄世妹,你何必为了一个不解风情的死人,枉自虚度大好芳华?你母女两 人,就一并嫁给我如何?」

居然想母女通吃?你问过我没有啊?

郭襄又羞又怒:「呸!谁要嫁给你!」

欧阳克深情地,一指自己角度拗曲的双脚:「小丫头,你懂甚么?你娘亲害 我残废,我对她的爱慕,还是没有改变。」

对,《射鵰》年代,黄蓉在『压鬼岛』上,使计用巨石压断了欧阳克双脚 ……

黄蓉眉宇闪过一丝愧色:「唉,我早嫁为人妇,纵使靖哥哥过世多年,你的 错爱,恕我无法接受。」

欧阳克当面领了好人卡,不怒反笑:「哈哈……我早知你会如此,只是不当 面问过,不死心而已。」

他剑眉一扬,眼神认真起来:「你坚守襄阳多年,乃元、清两国的眼中钉。
蒙古、满洲,俱广聘邪派高手,誓要取你性命。我抢先请缨前来,只为免你 落入恶人手上,下场淒惨……」

「先礼后兵,我的耐心也耗尽了!」欧阳克右手一挥:「接下来,我要用强 啦!」

他袖风一送,群蛇如同得令,纷纷弹地而起,噬向黄蓉三人!

「英儿!襄儿!『满天花雨』!」黄蓉娇叱一声,跟徒儿、女儿,一同自怀 中掏出大量银针,六手漫天撒出!是当年洪七公破蛇阵的那一着!

针如雨下,一一钉穿蛇头,第一波的毒蛇攻势未成威胁!

欧阳克不在乎地冷笑:「你们的银针有限吧?而且也伤不了巨蟒!」

第二阵由巨蟒进攻,银针果然未能重伤牠们的厚皮硬肉!但黄蓉不慌不忙, 打狗棒拂扫成一圈绿光,将群蟒驱赶回去!

「哇!」郭襄不比母亲厉害,长剑顾得了上路,守不了下盘,双脚猛被巨蟒 缠住;程英挥箫欲救,背门却有多条毒蛇乘虚弹起,噬向粉颈——

「小妹子!程姑娘!」我匆忙现形,右手鳌拜匕首下刺,割断巨蟒;左手横 臂伸出,硬挡蛇口——

本想帅气地英雄救美的,但我虽不怕蛇毒,蛇牙噬臂,还是痛死人了:「哇!
痛痛痛痛痛呀~~」

郭襄、程英各挥剑、箫,替我劈死臂上毒蛇,惊喜非常:「大哥哥!」「都 少侠!」

「都敏俊?」黄蓉见我凭空出现,亦小吃一惊. 她是否想起了,昨晚曾经性 幻想我来自慰呢……

「你们别怕!」灵机一触,我忍痛用鳌拜匕首一割掌心,将鲜血往身周洒了 一圈,一干毒蛇,立时退避三舍!

欧阳克瞪我一眼:「哦?你这小子不畏毒攻?」

我气上心头,遥指怒骂:「欧阳克!枉你还说对郭夫人倾心?你可知她每日 劳心劳力,只为守住襄阳大宋!你不站在她这一边也罢了,还反过来助纣为虐!
你不获垂青,就撕破面皮,还谈甚么爱慕?你这种傢伙,那配得上郭夫人 ……」

「拍!拍!」一语未毕,我脸上已吃了两大巴掌——是欧阳克一拍蛤蟆弹起, 飞扑过来重掴我!

「哼!甚么东西,敢教训我?」欧阳克借着掴我之力后退,顷刻间又落回蛤 蟆背上……他脚虽跛了,却是来去如风!

我被掴得口角溅血,晕眩倒退……他是轻视我没用上全力吧?不然我应该爆 头GAMEOVER了……

蓦地,有人从后扶住我——是黄蓉。是我的错觉吗?她的眼波里,彷彿有点 感动。是因为我刚刚那一番说话?的确,唯有两次隐身的我,目睹她独处时的疲 惫空虚,方知道她其实是一个累透了,需要支撑扶持的女人……

「都少侠,你别再逞强。」黄蓉打狗棒横伸,将我、郭襄、程英拦在身后: 「我来断后,你们三个先走,我随后赶上。」

未待我们反对,黄蓉将打狗棒往地上一插,腾空双手,轰出『降龙十八掌』!
雄浑掌风,左右连击,杀蛇碎蟒,於毒物包围网撕出一个缺口!

但我和程英、郭襄那愿舍下黄蓉,全没动身逃跑……时机一瞬即逝,另一边 厢的欧阳克,轻描淡写,一拍蛤蟆头顶:「黄世妹,我最怜香惜玉,不会跟你动 手的。」

「咯~咯~」大蛤蟆掰嘴怪叫一声,喷出一大口粉红色的烟雾……糟!牠放 毒?我纵不怕,但黄蓉她们三个……

妖异桃雾,火速扩散,黄蓉挥掌荡开,警告我们:「屏住气息!」

粉红轻烟席卷三女,沾上手背,着色不褪!似乎口鼻不吸,毒力亦能透过皮 肤发作!

我唯恐她们会立时七孔流血之类,但情况却跟想像的大不相同——

修为最浅的郭襄,长剑率先脱手,浑身发软;继而是程英,双脚乏力,单膝 跪地;就连黄蓉亦彷彿立足不住,弯腰喘气:「欧阳克……你……无耻!」
欧阳克淫笑道:「哈哈,不战而屈人之兵!我精心研制的『淫贱不能移』, 就是你也无法抵挡啊!」

臭蛤蟆吐出来的,原来是春药?我百毒不侵,不为所动,但三位美人却——
程英未解人事,只迷茫跪地,俏脸绯红;郭襄在羊太庙跟我亲热过,似念及 男女之事,眼睛水汪汪地朝我望来;勉力站着的黄蓉,亦胸襟起伏,一面浓重喘 气,一面苦苦抑压似的……

奸计得逞,欧阳克歪头邪笑,解开裤头:「一箭三鵰!黄世妹,今日我终於 得到你了!」

你休想!我的瞬移卷轴没错是用光了,但我还有紧急逃生的手段!

我尽舒左臂,一举揽住三女;右手在空气中,调出游戏选单——

『玩家要登出游戏吗?』

欧阳克见势色不对,又从蛤蟆背上,飞扑过来:「臭小子!放开她们!」
我右掌急拍,触及『登出』的选项——

**********************************
强光一闪,我背脊落地,仰望见家里的天花板……还好及时登出成功,逃回 现实世界,好险呀!

咦?我右边,是一同卧地的郭襄;左侧是倒地的程英;黄蓉则俯趴在我身上 ……

好香、好软啊……黄蓉全身跟我相贴,我胯间马上硬了!抬望上方,少妇清 雅秀丽的脸庞近在眼前,春药影响下,眸子湿润,颊红如火,太美了!

我禁不住将嘴巴,慢慢移向黄蓉的红唇,她不晓得是否一时意乱情迷,竟没 避开,眼看四唇就要相触……

但我的左手突然被程英抱住,扭头望去,向来端庄的少女,粉脸发烧一般, 主动挽着我臂弯,无意识地蠕动胸腰……

右边两只手玉手伸来,搂得我转过头去,是亦正动情的郭襄:「大哥哥… …」

我的桃花之神,终於都向庸俗不堪的春药桥段屈服了吗?而且一来就是三位 美女,一皇三后?这破处阵容,也未免太豪华吧……

郭襄年纪最小,功力最低,最快把持不住,亲热地摸着我头发面孔,缓缓翘 起小嘴,就欲献吻——

「襄儿!」黄蓉倏地奋力爬起,左手先拉郭襄,右手再扯程英,往后退开, 离得我远远的!

她以打狗棒遥指着我,厉声威吓:「你……不许过来!」

我简直有被手枪瞄准的感觉,忙举起双手:「好、好,我绝不过来……但是 郭夫人,你、你还好吗?」

黄蓉没有回话,只摆佈郭襄、程英在她身前一同坐地,双掌各贴上两女的背 心,闭目运功——

但见黄蓉本人,与及郭、程双姝,身上逐渐蒸出袅袅桃烟……喔!她在用内 功替自己、女儿及徒弟,逼出春药淫毒?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三女脸上媚态锐减,衣服飘透出来的粉雾越来越稀薄, 淫毒明显已消解得七七八八。

太反高潮了!我的破处机会,又成泡影?这黄蓉怎么跟我看过的其他色文截 然两样,意志坚定,完全无窥可乘。

黄蓉睁眼撤手,郭襄、程英各自歪倒,脱力昏睡。不过三人面色都恢复正常, 欧阳克的甚么鬼『淫贱不能移』,丝毫没有造福於我……

黄蓉一望旁边的沙发,便抱两女躺上去。她将打狗棒放在女儿身畔,方朝我 走过来,略表抱歉:「刚才一时情急,请你见谅。」

我这才发觉,一直维持举手投降的姿势:「没、没关系. 」

黄蓉站在我跟前,环顾陈设现代化的客厅:「这里……究竟是甚么地方?」
她目光炯炯,凝望着我:「都敏俊,你究竟是——甚么人?」

真不愧是黄蓉,逆穿越来过我家的双儿、仪琳、任盈盈、东方不败,都没提 过这两个问题……

以『女诸葛』的智慧、情商,应该能够接受惊人的真相吧?而我其实一直也 想将这个秘密,向游戏世界里的某个人倾诉——

「这里是真正的世界……你,黄蓉,其实是一个虚构的人物——」

**********************************
不远处的公路上,一辆辆汽车,鱼贯行驶;黄昏将过,放眼所及的市中心地 带,一栋栋摩天大厦,相继亮起七彩缤纷的霓虹灯;此时,头上更有一架波音7 47客机,横空飞过……

我将黄蓉带上天台,以最有力的景象,展示她要求我提出的『证据』。饶是 她一直努力保持镇定,但当仰望见天空有巨大的飞机掠过,表情终於难掩震撼 ……

她深深吸气:「此外呢?」

回到房子里,我上网搜寻了一些历史节目,播放给黄蓉观看:「大宋早就灭 亡七百多年了。现在汉人、蒙古人、满洲人,都和平相处。」

她盘着双手,只信一半:「你说,我是……说书人……杜撰出来的?」
「不单你,你们所有人,全部都是。」我再让黄蓉观赏不同年代、不同版本 的《射鵰》、《神鵰》电视剧。她的大半生都浓缩在里面,看过后不到她不相信。
连接看完好几套《射鵰》、《神鵰》的片段,匆匆跳播到华山之巅上的大结 局,我暂停视频,望向黄蓉。她接受得了,自己只是个虚构人物、生活在虚假的 游戏世界里吗?

黄蓉揉了揉额角,皱眉不满:「这些扮演我的女子,没一个有我五分漂亮呀。」
呃……第一反应,居然是介意这个……

她又黯然低头,幽幽叹气:「原来会有……靖哥哥跟我白头到老的结局呢。」
喔!是我大意了,竟忘记这个游戏版本的黄蓉,早就丧夫十六年……

「唔……」沙发上,昏睡良久的郭襄,梦呓一声。黄蓉慈爱地俯望女儿,轻 抚她脸蛋:「襄儿、英儿快要醒过来了。此事不必让她俩知晓。」

黄蓉正视着我:「你带我们回去吧。」

**********************************
登入游戏,我与三女回到襄阳城南野外。现实世界和游戏世界亦存在时间差, 欧阳克早不见踪影;野地上宋兵、武林人士及蛇蟒的屍体,都开始腐烂,看来已 经过了一、两天光阴。

郭襄、程英苏醒过来,对曾经逆穿越到我家全无知觉. 黄蓉撒谎说她俩昏迷 了两日云云,我自然不加说破。

如此,我们一行四人,平安回到襄阳城。步入郭府,家丁、婢女又惊又喜: 「夫人,你失踪了两天啦!」「那任大小姐早带着仪琳小师太和白阿绣小姑娘, 出外找你们去……」

任盈盈、仪琳和白阿绣,自然是见我一去不返,四出搜索去了。我消失两日, 她们只怕会越找越远,彼此岂不又分开了?亏我还想再次骗仪琳喝醉,好佔她便 宜……

「大家都累了,先休息吧。」黄蓉丢下这一句,便往闺房走去。

「大哥哥……明早再见。」小郭襄亦略显尴尬地落跑,想来她依稀记得中了 媚药时,差点又跟我亲热起来的羞人情状?

程英则一贯礼貌周周地告退:「都少侠,你先别就寝,请等我一下。」
好吧,我都不会妄想程英忽然发神经,主动献身给我这样子了……任盈盈、 仪琳、白阿绣俱不在,注定破处无望,唉。

我前脚回到客房,程英后脚就到了,手上挽着一个小竹篮,放有剪刀、纱布、 药瓶等东西。

程英内疚地一指我左臂:「你为我挡了毒蛇,我来帮你料理伤势。」

原来如此,真是跟原着一样,是个心细如发的好姑娘呀。

「我曾有奇遇,百毒不侵。这点皮外伤,不碍事的……哇!好痛!」

「你忍耐一下,快包紮好了。」程英禁不住失笑:「你这么怕痛,却又敢被 蛇咬?」

「哎,当时你快要被毒蛇咬中嘛……」

面色晶莹,肤光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的程英,感动地瞧我一看: 「谢谢你相救……」

这应该是好感度上升的表现吧?

**********************************
又在郭府过了一晚,今早醒过来后,仍不见任盈盈她们三个归来,看来不知 道上哪里找我去了。

近来我怎么老是跟队员失散?接下来要攻略《倚天》路线,到大都万安寺救 出被赵敏囚禁的六大派大马. 单凭我一个绝对办不到,换言之,要改为跟黄蓉她 们组队了。

我到书房求见黄蓉,程英、郭襄正巧也在。我道出来意,黄蓉成竹在胸——
「前天早上,我押送霍都离开之前,任姑娘已跟我议定,共赴大都,从鞑子 手里救出六大派的同道。」黄蓉放下毛笔,刚写好一纸信函:「我这就派人向黑 木崖传书,通知任姑娘,大家在大都会合。」

原来那天我被『蜘蛛感应』惊醒前,她们两个武林正副盟主,已经早作计议 . 果然是两大女中豪傑啊……

黄蓉分析形势:「霍都新败,谅元人短期内也不敢打襄阳主意,我可以抽身 北上大都。都少侠若无异议,我等这就起行如何?」

看她言行如常,浑没受到惊闻真相的冲击影响?

郭襄雀跃拍手:「好耶,大哥哥,我们顺路踏青去。」

「踏青?」

「快清明节了,我爹葬在襄阳北面呢——」

**********************************
『小红马』载不了四个人,我跟黄蓉母女及程英,脚踏实地,出了襄阳城北 门,朝郊外进发.

郭襄高高兴兴,挽着母亲走在前头;我稍为堕后,低声问程英:「我之前听 小妹子说,郭大侠是被完颜康的奸计害死?」

程英亦放轻声音回话:「十六年前,金国还未灭亡,大举兴兵进犯我大宋及 明国……」

甚么?原来这游戏里,明朝一度跟宋朝两国并立?

「宋、明联军抗金,宋军由我师丈当副帅;明朝主将,则是大将军袁崇焕。」
先入为主,我还以为跟『明史案』相关的双儿及庄三少奶等人,是这游戏时 空混乱下的产物,没想到明朝当真曾经存在。是清人入关,灭了明朝,才有目前 康熙当国的局面吧……

既曾有明朝、有袁崇焕,那《碧血剑》的人物,应该亦包括在这金庸群侠世 界。不晓得那金枝玉叶的公主阿九,身在何处?已经变成独臂神尼了吗?
程英继续讲述前事:「明朝昏君中了满人的反间计,召回袁崇焕将军处死, 自毁长城。联军骤失大半兵力,宋军独木难支,郭大侠力挽狂澜,单骑冲锋,想 擒贼先擒王,拿下完颜洪烈,逼金人退兵。可恨那完颜康出手阻挠,郭大侠顾念 兄弟之义,一度对他手下留情,没想到反遭他乘虚暗算,两人同归於尽. 」
后面就是任盈盈提过的,穆念慈当场以身相殉,使得杨过无从出生;然后因 为郭靖战死,黄蓉顿成寡妇,独力抚育遗腹女郭襄……真是好唏嘘的原创版《射 鵰》结局啊。

不觉间已近黄昏,终於来到襄阳以北,一片风光极好的绿野,是黄蓉精心挑 选的吧。郭靖的墓碑,坐南面北,是隐含收复河山之意?

「野草都长得这么高啰!」郭襄捋起衣袖,弯腰拔除墓前的杂草,我上前加 入:「我也来帮忙。」

郭襄一边拔草,一边跟墓碑介绍:「爹,这位是都大哥哦。」

黄蓉婆娑墓碑,手指沿着『郭』字的笔划移动:「漆字都褪色了。」

程英一指包袱:「师父,我有带笔和油漆来。」

黄蓉应了一声,天公却不造美,忽然下起不大不小的雨来。

小郭襄可爱地双手挡在头上遮雨:「大哥哥,我家在那边有小屋,快去避雨 呀!」

郭靖墓地的不远处,有所房舍。程英说,是方便黄蓉来扫墓时,度宿过夜之 用。说是小屋,其实有两层高,看格局前身应是家旅店之类,设有饭厅、厨房、 几间睡房。

没有生火做饭,程英分发带来的乾粮,给大家凑合着吃。郭襄满心期待地悄 悄跟我说:「明天我妈会亲自下厨,做菜去拜祭的,大哥哥你有口福啦。」
黄蓉兴许是触景伤情,没多说话,只象徵式地徵求我同意:「我想和襄儿在 此盘桓三天,之后再日夜兼程去襄阳。」

我连忙点头同意。反正根据《倚天》剧情,在万安寺的赵敏,又不会杀六大 派人马的,前往大都,不急在一时.

转眼入夜,黄蓉、郭襄、程英各自闢室就寝。她们的房间在地下,我的被安 排在二楼,是为了避嫌吧。我都认命啦,『神鵰队』这一边,十成是破处无望。
独佔二楼的房间,躺在床上,却睡不着。把真相告诉黄蓉,是否太冲动呢?
我最残忍的是,向她展示了另一种命运,一个郭靖没有死去的世界……
蓦地,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是谁?

我下床开门,眼前站着将食指竖在嘴前的黄蓉——

**********************************
示意我噤声及放轻脚步,黄蓉领我来到楼下,走出屋外。

夜空无云,满天繁星,雨早停了,晚风凉快。一直走到远离房子,黄蓉开口 问我:「你昨天说,这游戏、这世界是你创造的。你就等於是我们的……神仙吧?」

黄蓉走在我右侧,凝重问道:「那你能令我丈夫……活过来吗?」

我歉然摇头:「我穿越进来后,就是局中人,办不到血肉之躯力不能及的超 然之事……对不起。」

「又不是你害死靖哥哥的,道歉干吗?」她一脸淡然:「其实我心中有数。
不然你面对霍都、欧阳克,那用狼狈拚命?」

黄蓉带我步入一片树林,问过丈夫不能复活后,立时又关心起女儿来:「那 本……《神鵰侠侣》,襄阳失守,我和靖哥哥战死,那襄儿呢?她可有活下来?」
呃,我倒没让她看《倚天》电视剧的序幕:「小妹子她没有死在襄阳。」
黄蓉松了一口气:「那襄儿有嫁人成家吧?」

我如此『剧透』,感觉真古怪:「她单恋杨康的儿子杨过,郁郁半生,始终 没嫁。人到中年,大彻大悟,便开创了峨嵋派。」

黄蓉一皱眉头:「峨嵋派?当下已经有啦。」

我加以补充:「而且,那个杨过也不存在。」

黄蓉嗤之以鼻:「哼,就算杨康没害死靖哥哥,我也绝不会让襄儿跟他的儿 子走在一起。」

自从向她揭穿真相,我心底有一番说话不吐不快:「郭夫人,你既已洞悉, 这世界只是个游戏……那你再没必要苦苦死守襄阳,冒险跟那些蒙古高手周旋拚 命。」

我诚恳游说:「这一切都是虚幻,是假的。郭大侠不在,襄阳沦亡的机会更 高。我不想你毫没意义地……牺牲送命。」

黄蓉静静聆听,信手摘下一片树叶:「真作假时,假亦真。这一叶一木,於 你是假,於我却真。」

她仰望晚空漫天星斗:「佛祖悟道,南柯一梦,也许前人早已识破这世间实 属虚幻,但这活嘛,还是要过下去的。」

「我爹、靖哥哥、师父七公、襄儿、还有英儿,你要跟我说,他们全是假的, 毫无意义?」黄蓉目光柔和,像忆起生命中的美好片段:「怎可能呀。」
她一甩手,那片绿叶,随风飘远:「靖哥哥遗言嘱託,着我代他守护襄阳大 宋。敌强我弱,你以为我不知道,襄阳终会守不住么?」

「我是打定主意,守到城破人亡,再去阴间见靖哥哥他。」黄蓉淡淡一笑: 「回心一想,你根本没有做出阴间这玩意吧。」

穿出林荫,再无去路,前方视野豁然开朗,我们驻足一处低矮山崖,下方水 声沙沙,瀑布倾泻,流水注成小小的湖泊。

黄蓉又问:「还有一个问题:我爹、我师父,为何跟其他三绝,於华山之巅 神秘失踪?王重阳得到的『半部奇书』,又是甚么?」

我搔着头发:「我不知道,我都很想知道呢。」

她白我一眼:「你这『神仙』,当得真胡涂. 」

我以笑遮丑,拉开话题:「眼前这景色,我好像有点印象,却又记不起来 ……」

「你也瞧出来了。这里跟我小时候,教靖哥哥习泳那地方挺相似的,所以我 才把他葬在附近。」

喔,她讲的是《射鵰》初段的情节……

黄蓉蓦地问我:「你泳术如何?」

「马马虎虎……哗!」

还未答完,黄蓉突然一掌轻拍我右肩,将我推出矮崖!我立时跌向下面的湖
泊——

「扑通~~」我俯插入湖,喝了几口水,慌忙游上水面。只见黄蓉亦跳了下 来,我一直对她毕恭毕敬,此时也忍不住吼道:「喂!你干甚么呀!」

黄蓉狡黠一笑:「下来打水仗啰!看掌!」

「慢着……」迎头就是一大股水浪扑面:「沙~~」

裁判!有人犯规呀!用降龙掌拨水来欺压等级1的新手,太无良啦!

形势一面倒,我头面湿上加湿,眼睛都被水花溅得睁不开:「呜……你有种 就别使武功!」

「好呀。」黄蓉收手后仰,朝天背泳:「来捉我哦。」

战果再次显而易见,我的自由式,那追得上她生於桃花岛的精湛水性?真是 连车尾灯都看不到……

「哈,你又输啦。」银铃般的得意笑声,於湖面回荡. 我放弃追逐,放眼望
去——

半月华芒洒照,湖水波光粼粼。黄蓉怡然背泳,葱绿色纱罗襦裙湿透,黏贴 娇躯,胸脯朝天隆起,玲珑浮凸;绿纱铺上腰腿,描画出曼妙曲线。裙裾在水面 摊开,恰似尾巴,湖中玉人,仿如化身美人鱼……

我真看得痴了……回过神来,黄蓉已翻身直立,游到我面前。出水芙蓉,眉 目如画,我冲口泄露心事:「你……好漂亮。」

糟!失言了!被她知道,我没当她武林前辈,而是怀有倾慕之心……完蛋了, 我一定会像欧阳克般被她怒斥……

然而,黄蓉只默默地越游越近,直至她跟我的鼻尖几乎碰上:「既然此世此 生,尽皆虚幻……」

四目对望良久,她柔荑离水,抚摸我脸庞:「那就让我……」

「放纵一晚吧……」一双红唇,便主动亲上我嘴巴——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一叶怀秋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纯情伊妹儿】作者:楚行云 下一篇:【爱火】(1-11)作者:不详

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av视频 av视频在线观看 色情视频!网站 免费网站看AV片 av电影 av在线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9939av@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