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其它小说  »  【淫荡修理工】作者:不详

强奸了潇洒英俊的刑警
字数:9354


门铃响了,我去开了门,却发现站在门口的这个年轻人根本不认识。

他大概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穿一身西装,很精干,样子也挺俊俏。见我开 门,他先微笑然后问到:「这里是林子良先生的府上吗?」

我愣了愣,然后回答他:「没听说过这个人。」他也是一愣,掏出一张名片 来看了看,然后有些发窘似的笑了:「对不起,他是在对面,回屋后我禁不住想 起这个可爱的年轻小伙子来,长的倒挺性感的嘛,好像是单眼皮吧,对了,颇有 点像韩国那个明星叫…叫权相佑的。为什么没多和他聊会儿呢,后悔啊。

躺在沙发上,我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如果刚才让他进屋,会不会发生些 什么呢?这时候门铃竟然又响了!我一个箭步冲上去开了门!原来是今天送牛奶 的。我领了奶瓶,却发现刚才那个年轻人坐在楼梯边,似乎在等待。我很好奇的 问:「怎么,没在家?」

他站起身来,「是啊,我等他会儿。」「要不进来坐会儿等他?」我脱口而 出这句话,「他大概等会儿就回来了。」这个帅哥想了想,爽快地回答:「好吧, 那…谢谢了!」我的心猛然的激动起来,让他进了屋,然后锁上了门。

他进屋四下打量,满口称赞我的居室布局和装修,我很得意自己的创意,于 是和他攀谈起来。倒上了咖啡,他坐了下来,然后和我大谈健康的重要性,然后 竟然和我聊起保险业务来。我心里慢慢明白了,这个年轻人是名保险业务员。
于是我直截了当问「先生,是干保险这行的?」他一愣,笑了笑,「是的, 这是我的名片,」说着掏出一张名片来,我接过来一看:李相佑,不会吧,连名 字都这么像,「请多指教。」我微微一笑,拿出自己的名片给他。

他很有礼貌的接过去,然后不禁有些惊愕:「您…您…就是康安保险的孙总?」
「是啊,同行见同行嘛,」我故作气派的挥了挥手,「李先生多多指教。」
他立刻显得有些坐卧不安起来:「见笑了,孙总,我这真是关公门前耍大刀, 我…我告辞了。」说着站起身就要走,我赶紧一把把他按下:「李先生,这就是 你见外了,说老实话,我很欣赏你的口才和勇气,你愿不愿意到我的公司来,先 做个副主管呢?」

他根本不会相信这样天降的好事,一个初出茅庐的业务员竟然被人这么器重, 他一下子愣住了。我坐到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相佑…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年轻不是缺点,年轻是资本,你很有闯劲,和我当年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我 很喜欢你这种性格,当然我还会进一步考察你的,你先别高兴得太早。」

他定了定神,「我…我没想到…康安的孙总这么年轻,我…我……」

我坐的进一步离他近了近:「我比你就大那么四五岁吧,叫孙哥吧,别孙总 孙总的。」

距离拉近了,我们俩接着聊起来,他很想在我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我 也很乐意这么近距离的听着他那略带磁性的年轻的声音。不知不觉天已经晚了, 他早忘了要到林先生家推销保险,我留他吃了晚饭,他起身要告辞。

我第一反应就是把他留下来,但想了想还是没留,这样太突兀了,别竹篮打 水一场空。于是他满怀兴奋的心情走了。我坐在他刚才做过的沙发上,想象着和 他在这上面翻云覆雨的恩爱情形,一时间下身硬的不能行,只好咬着牙自己解决 了哼,李相佑,我一定把你搞上床!

第二天他如期来到我公司,简单「面试」之后,我把他安排在了总经理工作 部,这样离我近一些,我找他「谈工作」也方便点。接下来去香港我也把他带在 身边,不过我却没有更多的动作,慢慢来嘛。这样过去了两个月,没想到李相佑 真的是个人才,不仅熟悉了环境,而且工作越来越出色了,几个副总纷纷称赞我 有眼光,能不拘一格发现和使用人才。此时,我决定开始下手。

周末,我叫上他还有工作部另外几个人到我家开派队,先鼓动他们「自相残 杀」,最后一个个酩酊大醉,跌跌撞撞回家。我安排人送他们回家,并且亲自开 车送相佑和另外一个小刘回家,结果先把小刘送到家,然后谎称继续送相佑,其 实把车开到了郊外我的一个秘密的住处,一个幽静的院落,通常,这里只有王伯 一个人看守。

我扶着李相佑下了车,王伯将他背到二楼的卧室,给我放好热水,一声不吭 地下楼去了。我强压住心头的欲火,草草洗过了澡。等我走进卧室,李相佑已经 横躺在宽大的床上,醉的迷迷糊糊。我已经是血脉贲张,赤裸着走到床边,贪婪 的看着艳羡已久的猎物。相佑唔了一声,然后翻身侧卧。

我从背后端详着这标准的曲线,伸出手,搭在他的腰上。虽然他已经酩酊大 醉,但仍然衣冠楚楚,我只好帮他脱去身上的衣物,先是西服,然后是衬衣和领 带,接着就露出他健美光滑的上身肌肤来。

我是在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凑上前,舔了舔这年青有力的肌肉,然后是长 时间的亲吻,他身上散发出青年男子的健康气息,还有淡淡的男性芳香,简直令 我陶醉。我拼命按捺住自己不断膨胀的心,开始解他的裤子。

皮带好紧,但腹部的肌肉太性感了,分明的横列在那里,紧凑而均匀,我咽 了咽口水,走到他的脚边,先是脱掉了他的鞋子,接着慢慢一点一点地褪掉他的 裤子,直到全部脱掉。这下,他浑身上下,就剩一条内裤,一双白袜了。

我握了握自己勃起已久的东东,劝它忍耐点。我告诉自己,这样还不刺激, 最好先把他手脚捆好,那样干事也方便。

王伯早已为我准备好需要的东西,我挑了根细而结实的绳子,将他的双手分 别捆在大床的两根护栏上。这是张老式的床,很长,为绑好他的两腿,绳子拉得 很长才算好。我拍拍手,一切准备就绪。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

我大吃一惊———王伯死灰着脸站在门口。

「怎么了?」我十分恼火的问。

「孙先生,你好!」随着一个响亮的声音,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从王伯身边 闪了进来,站在我的面前。「啪」我就觉得眼冒金星,被人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身子禁不住倒退了好几步。那个男人走到床边,看着李相佑被我脱的只剩下一条 内裤,不禁皱了皱眉头,他用手使劲推搡着李相佑:「相佑,相佑醒醒!!」李 相佑迷迷糊糊的答应着,又昏昏睡去。

我站在一边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傻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怎么会到我这么隐秘的地方来,他是谁?

一连串的问号。本想厉声责问,但看了看他矫健的身材,我没敢轻举妄动
那个愤怒的男人一把把床单扯下,覆盖在昏醉不醒的李相佑身上,然后抬起 头,凌厉的眼神盯得我心虚。

「你究竟给他喝了什么??以他的酒量,绝对不会醉成这样!!」话音未完, 他已经箭步走到我跟前,我只围了一件浴巾,很尴尬的站在那里。

眼前的这个高大男人喘了口气,竟然很惬意的坐在了床上。

「姓孙的…想不到吧…,」他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是不是很出乎你的 意料啊?」

说实在的,我这会儿才回过神儿来,我这是怎么了,平常大风大浪也见过不 少,怎么今天在这个男人面前竟然有些疲软。再加上头会在一个衣着完整的陌生 人面前赤身裸体,我再强悍也总觉得心里有点子虚。

我偷眼望望门口,该死,王伯早就吓跑的不见踪影。

「孙总…这里好安静…恐怕手机都没信号吧。」他继续不慌不忙地说

该死,该死!我不住的在心里咒骂着,脑子一边快速的盘算着究竟该怎么摆 脱目前这种窘况。

「我…我还是把衣服穿上在和你谈吧,你提什么条件都行。」我得先稳一稳 再说。

「好的。」他很鄙视的一笑,抓起我脱在床边的衣物,先用手搜了搜,摸出 了我随身携带的一把瑞士军刀,然后一把扔在我的脚下。

果然警惕!

我弯下身去捡衣服,忽然觉得有些不好,他笑得这么邪!

猛然间只觉得双手被人从后边拿住,而且手法拿得恰到好处,正好是筋骨关 节处,一下子捏得我双臂酥软疼痛,接着足三里穴被人不轻不重磕碰了一下,我 扑通一声倒在地毯上。

等我被他捆绑在高脚椅上时,心里暗暗叫苦:这回彻底栽了!

「孙先生,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一个企业家,竟然背地里做出这种见不得 人的事来,实在令人感到恶心!!」他站在我面前,竟然教训起我来了「反正落 到你手里了,你看着办吧,要钱还是要命??!」「我豁出去了,抬起头对他说。
「嗬,你还挺嘴硬的,」他有些恼火,「你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李相佑 是我的表弟,从他被你安置在你公司起,我就开始关注这事儿了,哦,忘了告诉 你了,我是市刑侦大队的,我叫肖飞!」

肖飞!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听几个道上的朋友讲过,这个肖飞可是大名 鼎鼎啊,全市散打冠军。

我故作镇定的再次打量了身前这个男人,身材很健硕,动作很灵快,外形很 俊朗但有点冷酷。

就是他?

「原来是肖大侠!」我故意挖苦,「警察随便把人捆起来搞刑讯逼供吗?」
「你错了,现在我不是警察,我只是李相佑的表哥;我也不准备送你进牢里, 只不过给你留下一个小小的教训!」

说着他掏出我的那把瑞士军刀来。

我心里一紧,有些喘不过气。

谁料他转过身去,走到李相佑身边,刷刷割断了他双手和双腿上捆绑的绳子, 顺手拿起桌上那一大杯凉水,哗的泼在李相佑脸上。

李相佑猛地一激灵,慢慢睁开了眼。

我转过脸,不想面对面看他。

肖飞再次走到我身边:「孙先生,下面就让我来告诉你一切。」

李相佑慢慢的坐起身来,他意识到自己被脱光了衣服,又有些气急败坏,急 忙裹起床单。

「孙总,」肖飞冷冷的说,「我不相信一个公司老板,仅凭什么一面之缘就 发现了重要人才,或许有,但不会发生在李相佑身上。」

李相佑坐直了身子。

「他刚刚毕业不久,找不到工作才到小公司跑保险,像你们这样的大企业竟 然会一下子看中一个刚出校门的小伙子,实在令我感到意外。」

「重要的一点,」肖飞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我知道你是个同性爱!」
尽管我做好了任人摆布的准备,还是大吃了一惊。

「你很奇怪吗,其实说白了一点都不奇怪,最近扫黄打非,也抓了不少…男 的,」他回过头看了一眼李相佑,小伙子正在穿衣服,大概没听清楚,「有人招 供服务对象,其中就有你,康安保险的孙总!」

妈的,这帮贱货!我下定决心,这事一了一定给他们点颜色「恰在这时,李 相佑来告诉我一个令他惊喜的好消息,他意外的被你发现,被你赏识,一下子当
上副主管

「别说了,算我栽了,」我打断他的话,「你真是一名优秀的警察,竟然能 跟踪到这来。」

李相佑已经走到肖飞跟前来,他满怀怒意的看着我:「我表哥叫我多提防你, 我本来还不太相信,今晚在你家喝酒时我还多了个心眼儿,没想到还是…」他攥 紧拳头,火往上撞,挥拳朝我脸上就是一下,我立刻感到嘴里腥腥的。「

「走吧,」肖飞拉住李相佑的胳膊,「就让他这样赤身裸体的捆着吧,自然 有人来救他。」

我此刻什么心情,简直乱作一团,毫无头绪,只好望着他们走出房间。



这个该死的王伯,怎么不来给我解开绳子,妈的,老子不是吃素的,这事儿 没完,一定要「王伯!王伯!!」

我气急败坏,声嘶力竭的吼道。

王伯竟然听到了,我只见他快步从门外进来,二话不说,上前用我的那把利 刃割断了束缚我的绳子。

「咦,奇怪,」我边穿衣服边问,「他们把这把刀留给你让你来救我?」
m王伯诡异的笑了笑,指了指门口。

我一愣,提着裤子,光着脚冲出门,一定有什么变故。

等我跑下楼梯,一楼会客厅里已经站了几个肖飞和李相佑却被结结实实捆在 了一起,躺在地板上!!

我站住了,今晚的变故实在太令我意外了!我有些摸不着头绪了。

我快步走下楼梯,两个人站在那儿,见我过来朝我点头示意。

我打量了两人,都是上等的身材,炯炯的眼神,其中一个胳膊肌肉隆着,另 一个稍微瘦点儿,但也是英气勃勃。

「少爷,」王伯在我身后说话,「这是我的两个儿子,老爷让他俩来省城办 事儿,今天下午刚到的,晚上出去办事儿,出事儿后我急忙到大厅打他们的手机 召回来的,幸亏没误事。」

我看了看王伯,额头上都是汗珠,他两个儿子也是满头的汗。

「好,好,好」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突然想起来地上还躺着俩人,急忙低 头看去,李相佑年轻气盛,又急又恼火,嘴上堵着块布,拼命挣扎;奇怪的是肖 飞闭着双眼,毫不反抗。

「少爷,」王伯那个壮点的儿子指着肖飞说到,「这家伙可厉害了,要不是 老二上来先冲他撒的白灰粉,我们俩还真拾掇不下他呢。那个小子也挺横的,但 没这么扎手…」

「好好,太好了,」我打断他,「王伯,把他们俩都抬到健身房去,安排的 周到点儿。」

「放心少爷。」王伯恢复了那个看上去老迈昏聩的样子,摇摇晃晃的指挥这 两个儿子扛起两人。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走到吧台,倒了杯酒定定神。

我开始回忆今晚的经历,真是一波三折啊。这个肖飞挺厉害的,也挺下本的, 李相佑到我公司都快三个月了,难道他每天都暗中盯梢保护他?这里边儿还有些 我没弄明白的东西。

妈的,不会他对他的表弟也有那个意思吧。这时王伯他们走出了健身房,我 给他们三个倒上了酒。

王伯说:「少爷,都弄好了,你进去看看行不行。」

「好,」我一仰头喝干了酒,「你去休息吧,时候不早了,让他们俩陪我一 块儿来。」

「行,阿龙阿峰,那你们保护好少爷。」

王伯摇摇晃晃回屋了。

我叫阿龙阿峰坐在房间门口,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他们,然后我一个人进了健 身房,闭上了门。

肖飞和李相佑分别被捆在房间的两头,两人嘴里的布也被去掉了,李相佑见 我进来,拼命挣扎着骂着,肖飞看上去却一动不动,仍然闭着眼睛。

我想起来了,阿峰刚才撒的石灰粉大概还没弄掉吧,我叫了一声阿峰,弟兄 俩走进来,我对阿峰说:「你刚才撒的灰粉,现在用水给他冲洗冲洗,不然待会 儿他看不成好戏。」

阿龙急忙说:「少爷,我去厨房找点油,不能用水洗。」

我不耐烦地回答:「那就快点,」然后蹲下身,抚摸着李相佑年轻的脸, 「我要让他亲眼看看我怎么和他的表弟调情。」

李相佑发狠咬着牙,一时气急说不出话来。不大会儿阿龙跑回来,弟兄俩用 色拉油给肖飞洗眼,我则慢慢的开始解李相佑的衣服:「哼,刚才是在你昏迷时 脱的衣服,不过没下的手,相佑,这回让你亲眼看看一个男人是怎么上了你的!!」
我让阿龙和阿峰把捆绑肖飞的器材挪到跟前,挥挥手打发他们弟兄二人出去。
我狞笑着对肖飞说:「肖队,要不要亲眼看看我是如何强暴了你的亲亲表弟 啊?」肖飞闭着眼,他的眼睛刚刚被洗过,还不能睁开,但他一听此言,两道剑 眉倒竖,禁不住发疯似的要挣脱绳索的束缚。

无奈王氏弟兄的绳子捆得太好了,手腕、脖子、脚踝三处死死的扣住,整个 生龙活虎的武术高手竟被牢牢的控制住,就像一头愤怒的雄狮被绑在了祭台上, 挣脱不得。

我转回身开始动手解李相佑的衣服,他也被如此捆着,只不过脖子上没套, 只是手足被束缚,因此他能动起全身来反抗我的动作,我不急不忙,用那把锋利 的刀,割开他的西装,又借着他的大幅动作,「刺啦」撕烂了他的衬衣,这小子 皮肤很干净,但不断的挣脱凸现出他经常锻炼的胸肌和腹肌,好性感,我禁不住 使劲摸了几把,很结实,又很有弹性,哇赛,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极品的货色了!
李相佑发疯似的吼叫:「放开我,你这变态!!放开我!!操你* 的,老子 饶不了你!」边骂边继续挣扎。

我奸笑着问他:「你想操我,可以,可是要先让我操你一回,我会让你爽的 叫出声来。」

「住手,你住手!!!」肖飞发疯似的叫着,他的眼睛似乎能微微睁开些, 他的眼皮都是红的,不知是腐蚀的还是愤怒的,「你要什么条件都行,别碰他!!」
「哦?」我停住了动作,「你能答应我什么条件?」

李相佑也愣住了。

肖飞久久没有说话,闭着眼,低着头,咬着牙。

「哈哈哈哈…」我突然意识到了,大笑起来:「你是不是愿意主动献身呢?」
肖飞立刻显得愈加愤怒,浑身有些悸动,手臂上的青筋突起,但一会儿又平 息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李相佑躺在椅子上大声地叫到:「不…不要…表哥…姓孙的,你个王八蛋…」
我扭回头「啪」给了他一耳光,他稍稍一愣,又更加愤怒的挣扎起来。

肖飞沉默了许久,他的表情很酷,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好有棱角。
他身子一震,没有反抗。

我一把抱住他,双腿夹住他的腰,在他脸上狂吻起来,看得出来,他在拼命 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的身子很僵硬。

「放松…亲爱的…飞…」我一边和他接吻,一边解他的上衣,这么棒的男人, 得细细品味才有味道。

李相佑继续徒劳的挣扎着,吼叫着。

我解开了肖飞黑色的皮衣,用刀划破了他的白色内衣,一个无比健美的、壮 硕的男人标准上身露在我面前!

太完美了,而且不同于李相佑那种健身房锻炼身材,肖飞的肌肉是在长期的 运动和战斗中练就的,少浅的古铜色,胸口竟然还有些许胸毛,腹肌完美整齐的 排列,他的胳臂没有明显的块状的肌肉,但却能明显的看出里面蕴含的随时可以 爆发的力量来。

我咽了咽口水。

肖飞没有任何的挣扎,他的表情是痛苦的,但他又显得那么镇定。

我虽然刚刚三十几岁,但自谓是商场老手,商场似战场,尔虞我诈、利欲熏 心甚至阴险卑鄙、不择手段我都见过,可我此刻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把我 镇住了。

他就静静的半躺在那里,他的上身赤裸着,绳索扣着他的手足,但他身上明 明射出一种气势来,我一时想不出怎么描述,但我忽然又想起来一个词来我愣了 有好几分钟,然后咬着牙吼道:「阿龙阿峰!」

兄弟俩马上进来,问我有什么交待「把他抬到楼上去。」我抄起肖飞的衣服, 扔到他的身上。

然后我喘了口气,顺势躺到李相佑的身边。我费了这么大周折,没想到插了 这么档子事儿,真有些扫兴。不过看见躺在身边这个活力四射的帅小伙,我的欲 火又慢慢的涨起来了,我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我扭过身,嘴贴住李相佑帅气的脸,轻轻吹着气,他拼命的摆头,又开始了 新一轮的无谓的挣扎「这回可不能由着你了!」我一个纵身翻上他的身体,骑在 他的腰身上,两手按住他的胸,开始玩弄起来我的老二早已勃起,隔着裤子摩挲 着他裸露的腹肌,他拼命的反抗,大幅度挺起的动作弄得我下身热浪一阵高过一 阵。

「这是你自找的!」我咬着牙说道,然后往下挪了挪位置,压住他的腿,轻 轻松松的开始解他的皮带。我故意吹着口哨,一点一点扯下他的皮带,然后扬手 扔到身后,皮带砸在跑步机的扶手上,很清脆的响了一声。

李相佑急疯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阻止我的行动,不管他怎么样叫骂、挣扎和 反抗,也不管他平时是怎样的勇敢或潇洒,他现在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他只能 任我摆布,待会儿还要经历一件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上。

撤掉皮带,裤子自然一脱就掉,一直被我拉到他的脚踝处,因为脱不掉,我 再次用锋利的刀割烂,然后在他面前撕破,撕得一片一片。这样,李相佑除了遮 体的内裤,什么都不剩了。他仍想挣扎,但当他发现此刻在他挣扎时,我正好可 以完美的欣赏到他内裤中那个大家伙的轮廓和动作时,立刻又停止了挺起动作, 绝望的发出了吼叫。

我不急,这么优秀的青年人,无论身材相貌均属上乘,可不能囫囵吞枣,得 细细品尝,慢慢玩味啊。

于是我站起身来,绕着他的身体转了一圈,真不错,不论从哪个角度欣赏, 这都是一具完美的青年男子的胴体,看着看着我有点把持不住了,只想马上插进 他的身体,尽情在他身上驰骋,但我又告诫自己,不着急。

我站到他的脚旁,匍匐着躺下,正好压在他的身上,好性感的嘴唇,那弧线, 我凑上去,想吻一吻他,他当然是厌恶的扭过头,我顺势趴到他的脖子上,开始 吻他的耳垂和脖子,嗯~ 一股青年男子特有的芳香气息,我贪婪的亲吻着他的脸 颊,不论他怎样试图摆脱,不一会的功夫,吻得他脸颊发烫,身子有些发软,只 有下意识的动几下,好像在反抗。

我趁热打铁,两手分别捏住他的两个乳头,轻轻的揉捏,适度的按摩,不大 会儿竟然有些硬了,我坏笑着说:「相佑,这么敏感,是不是很舒服啊?」
李相佑俊脸涨得通红,想骂却骂不出口,因为只要他一张口,我就趁势上前 吮吸他的舌头。这更加剧了我的欲望,我的力度开始加大,他的喘息也开始加粗。
「相佑…以前跟女孩子做爱没这么爽吧…你知道…你知道男人的…敏感地在 哪儿吗?」我易边吻着他的耳垂,一边在他耳边轻声喃语。

慢慢的,我也脱去了全身的衣服。

跟帅哥做爱是一种享受,谁都知道;可跟一个优秀的帅哥做爱更是一种滋润。
贴在这年轻、健美的帅哥身上,双手肆意的在他身上的肌肉间纵横,那种结 实感、流畅感,决不是女人的那种腻腻的、粉粉的感觉,这是一种充满男性阳刚 之美的感觉,一种蕴含着能量和力量的吸引,一种旱逢甘露的爆发,我的全身禁 不住都动起来了,我用大腿内侧去摩擦他的大腿,用小腹去感受他整齐排列的腹 肌,我的手攥紧他的手,用我的下身去挑逗他软软的长枪,我的吻已经遍布了他 的脸上、身上,我施展着自己的本领,来激发这个从没有和男人如此亲密接触的 异性恋帅哥,我要从他在同性身上得到更大的愉悦和快乐。

心动不如行动

我撑起身子,倒退到他的大腿,他下意识的想合拢腿,我边用手使劲拉开他 的腿,便挑逗他说:「又不是女人,合什么腿,啊,我的亲亲帅哥?」

他手脚被捆,没法使出全身的劲道,没多久就被我掰开双腿,黑色的紧身内 裤包裹着一个大家伙。

我当着他的面,用手生生撕开他的内裤,放在鼻子边嗅了嗅,还很干净嘛, 然后顺手扔到一边,下面就让我先来伺候伺候你的弟弟吧我低头仔细端详,好长 一条,「怪不得公司那么多MM喜欢你的不得了,是不是都让你插过啊?」我有 点嫉妒,一把攥住他的老二,使劲捏着,恶狠狠的问他。

他开始只是愤怒的叫嚣,但我的用力一加大,他也疼痛的叫出声来。

我继续问:「说,跟公司的女孩睡过几个了?说!」!

「没……没…」他疼得都快掉泪了。「噢…」我松开了手,「那我错怪你了, 好吧,我来补偿补偿。」说着,我趴到他的腿裆中间,轻柔着他的阳物,吹着气 让他减轻痛苦。

不大会儿的功夫,他开始硬了,男人身上就这个东西不受大脑控制,真好!
经过我的又吹又揉,李相佑勃起了,我不光揉捏他的根子,还在他大腿内侧 的多个敏感部位按摩着,他的大腿很结实,也很光滑,极大的勾起我的性欲。我 边用手套弄他,边用手抚摸他的健美的大腿,渐渐的,弄得他开始呻吟起来,我 一看有些早,马上松开手不再套弄,专心致志的玩弄他的腿来

李相佑忍不住了,他好像从一个高度一下子降到了一个低处,他的阳物高高 的耸立着,青筋凸出,龟头处竟然还让我弄出了一点点液体。

我故意不理他那里,用脸贴住他的大腿,来回的摩挲,感觉真好。他的小腿 也很结实,肌肉很紧凑,上面有一些腿毛,并不是很黑很粗,也不多,但恰到好 处,透露出男人的美来。

「我来给你降降欲火,」我对着他勃起的阳物说道,然后捏住几根腿毛,一 把揪下来,虽然不是很痛,但他也禁不住痉挛了一下

好了,玩够了,来点实际的吧。

说实在的,调戏了这半天,我的欲火早就被这个帅哥弄得老高,下身热的像 烙铁,急需要插入相佑的菊花里,来滋润滋润。

想到这儿,我重新压倒了他的身上,像上女孩那样干这个年轻的帅哥,我耸 起臀部,一上一下的不断从他的大腿中间插入,只不过还硌着他那根同样滚烫的 长枪,我们俩人的家伙交织在一起,相互摩擦,不一会儿就把他也搞得呻吟不断, 他的龟头越发流出透明的液体来。

忍不了了,我既需要插入他后身的那个洞里去,可他的两腿被困在椅上,没 法抬起他的腿来,慌乱中我大声叫着阿龙阿峰的名字,不大会儿老二阿峰跑进来, 他已看到我们两个赤身裸体绞在一起,不禁脸红了一红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枫希月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三招讓你做一個真正的性愛高手 下一篇:关于阴茎的粗细问题

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av视频 av视频在线观看 色情视频!网站 免费网站看AV片 av电影 av在线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9939av@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